=圖文存放處,n+c相關=
=sweet pool蓉司本命=
==專注蓉司三十年==
=最近刷刀劍,本命三日月=
=刀劍主刷長蜂,小狐三日=
=刀劍CP站小狐三日,長蜂,鶴一期,壓切宗,兼歌,石青=
==沒節操其他CP也吃==
====第五年娃娘====
=日常主戰微博,歡迎來互fo=
=weibo: Riddle_咸魚 =

【刀劍亂舞】Apophis 4【長蜂星際+異型PARO】

過渡章,千里尋奸夫,下章正式偷情!奸夫x人妻了!【

為了不讓男主角背鍋渣太久我已經努力加快劇情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


這場閃婚可是樂壞了兼定家,生怕兩人又反悔快速地定落了一個月後先遞上結婚申請,婚禮和其他事宜以後再說。而興里心情複雜,明明該高興蜂須賀終於選上他看中的人,但是又很想揪長曾禰出來揍問為什麼拋棄他最好的兒子。

 

這期間和泉守仍然盼望著長曾禰浪子回頭突然醒覺去求原諒,或是像當年帶著蜂須賀再私奔到某個星球相宿相棲,反正不要蜂須賀當二嫂就好。

 

直到歌仙準備回地球的前一刻,長曾禰仍然不為所動。

 

「之定!!我求求你了!不要結婚!!!」和泉守抱著歌仙的腿哭著說。

 

「你放手???我結婚跟你沒關係吧?!」歌仙都準備要上小船了卻被這個小表弟攔住路。

 

「不!!!我接受不了這設定!!!」和泉守嚎哭。

 

「甚麼設定?!兼定和虎徹聯姻早就確定的了吧?!」

 

「你不能委屈自己成全家族啊哥!!」

 

連哥都喊出口了歌仙覺得他這個表弟病不輕「那你去?!」

 

「甚麼!你要我勾義嫂?!」

 

「不,我是叫你去娶長曾禰!」

 

趁和泉守更接受不了娶長曾禰的設定而發呆,堀川拉開了他歌仙馬上逃上小船。

 

「之定!?!別走啊!!!別離開我!!!」

 

「天殺的。」歌仙忍住回去把人揍暈,蜂須賀早就在船上等他,笑得要捧著肚皮「你們甚麼時候搞上的。」

 

又爆了句不怎麼風雅的髒話,蜂須賀抹掉笑出來的眼淚就吩咐準備啓航。通過蟲洞回地球只需花上兩天時間,歌仙從睡眠倉出來後就看到已經醒了的蜂須賀。

 

「你真的不後悔?」歌仙與他肩並肩觀賞著不遠處的藍色母星,儘管外面的宇宙有多美多迷人,永遠只有回母星的這一刻才會感到安心,在外面與阿佩普戰鬥的每一刻都是為了回到這裡。

 

「不後悔。說實話,我反而鬆了口氣。」蜂須賀閉上眼「這陣子腦中總是有種要離開長曾禰的衝動,甚至看到他有點煩了。」

 

「你被你爹洗腦了?」歌仙不得不懷疑是不是興里對人做了甚麼手腳。

 

「反正就是…」蜂須賀皺皺眉「當是一種解脫吧。委屈你了,歌仙。」

 

「沒甚麼委屈,本來不是我跟你結婚,也會被安排跟另一個不認識的人結婚,還不如跟個認識的。」結婚對於歌仙來說只是法律上多了一個枷鎖,早晚都會被家族逼著跟人聯姻。反正平日在龍宮城和蜂須賀都是天天一起生活,又不是沒睡過同一張床,當然只是純情睡覺的睡了。至於夫妻間的事情,順其自然吧說不定某天突然對上眼呢,目前蜂須賀對於他就是好朋友好兄弟的程度了。

 

「謝謝你。」

 

「不客氣。」歌仙嘆氣「誰叫我是你的好朋友呢。」

 

結婚手續很簡單,本人親身去註冊處壓個指印就可以了。兩人一踏步地球就被兼定家『護送』到註冊處,幾十人盯著他們壓好指印後終於鬆口氣,歡喜地跟興里握手說著終於是一家人了。

 

興里表情像吃了屎似的,還是笑著吃的這坨屎。

 

成一家人後興里叫走了蜂須賀,說教了一會,然後告訴人他會盡快給他歸回虎徹族譜。全程蜂須賀保持得體的微笑,乖巧點頭,就像十多歲還沒離家出走前的他一樣乖。

 

兒子是他養大的,他心裡想甚麼當爹怎會不知道,興里莫名有點心痛,卻又不知道該安撫他忘了長曾禰,還是勸他跟歌仙好好相處,最後只是拍拍他肩「浦島說過幾天去龍宮城。」

 

蜂須賀驚訝「他不是要上學?」

 

「學校休假幾天。」

 

「嗯好。」弟弟來看他他還是高興的。蜂須賀和歌仙簽好名後馬上就回龍宮號,正式婚禮定在下個月。回小船前蜂須賀頓下了腳轉身看向眼底難掩擔憂的興里「我有空會回來看你的,爸爸。」

 

許久沒有被關懷過的興里瞪大了雙眼半秒,眨眨眼輕咳擺手「回去管好你的船,地球沒甚麼事能給你做。歌仙,幫我好好照顧他。」

 

「當然的。」

 

蜂須賀輕笑揮手就回去了。

 

興里看著升空的飛船漸漸消失於空中,今天的天氣並不好,陰霾滿布,怕是要下場暴雨。

 

他想到了心如死灰這個詞。

 

「長曾禰你這個混小子別給我看到你,見一次揍一次。」興里咬牙切齒攥拳。

 

「哈啾!」長曾禰捏捏鼻子,今天打了一整天嚏,該去醫療室拿點感冒藥,但唯獨是今天不想走出房門。外面都在譜天同慶似地祝賀新人,看到長曾禰人人的眼神都充滿了詭異。

 

那還不如死在房裡好了。

 

「能死就好了啊。」又一個噴嚏,卷上被子決定一覺睡天亮。

 

之後的日子和往日沒太大差別,除了有時候有人會用戲謔的語氣喊蜂須賀成兼定夫人,唯獨和泉守每次看到他和歌仙都欲言又止然後調頭跑走不見人。

 

「怎麼他像失戀?」蜂須賀看向和泉守的背影,堀川聽見了就笑笑搖頭。

 

而長曾禰似乎沉醉了渣男人設,一渣渣到底,據說每星期換女伴,每星期從他房間走出來的女人都不是同一個。蜂須賀毫不在意照常生活,兩人總是錯開了沒碰過幾次臉,即使碰上了也就點點頭示好,並沒有太大火花。清光還是在跟長曾禰鬥氣,倒是安定遇到長曾禰仍會說上兩句話。重視朋友兄弟的長曾禰似乎又沒有太介懷,甚至連跟清光道歉或解釋亦沒有,這點讓人很不解。

 

本來大家能當沒事發生繼續在龍宮城各自生活,浦島突如其來的探訪打破了一點點平衡。

 

長曾禰是知道浦島來探訪,但是沒想到從來對著他甜甜喊長曾禰哥哥的三弟,原來已經不是他以為的那個小孩子,算是半個成熟有擔當的男人了。浦島來找他第一時間沒有問好,亦沒有像以前飛撲到他懷裡,而是抬手用盡全力揍向他的左臉頰。因為沒預料到他突然的攻擊,長曾禰毫無防備地迎上這一拳。

 

「這是代爸爸打的。」沒了往日笑臉迎人的臉孔,浦島眼中沈澱著的忿怒將那雙碧綠染成了墨綠,第二拳擊上長曾禰有點防備了,只是他沒完全躲開。

 

「這拳是代蜂須賀哥哥打的!」比剛剛的下手還要狠。浦島要出手第三拳時就被身邊的人拉開了,長曾禰捂住已經開始紅腫的臉頰,讓人放開他,浦島甩開了那些人站到他面前。這次沒出手,只是用著難以接受的失望直視他的雙眼,開口又合上,似乎是想期望長曾禰對他解釋一點甚麼,然而長曾禰仍然是沈默,眼中帶著看不穿的情緒。

 

最後那失望隨著一點點水氣奪出眼眶「我沒有你這個哥哥。」浦島甩袖而去後,長曾禰沒理會看八卦的人群,垂眸抹了抹唇邊破皮流出的血水,轉身離開。

 

浦島怒揍這段插曲令蜂須賀有一點點反應了,只是他是責怪浦島當眾打架,沒教養。明明是為了替蜂須賀出氣的,結果還要被罵,受了委屈的浦島抹抹眼淚收拾行李奔回地球老家去。

 

時間在沒接任務的龍宮城上過得特別飛快,一個月限期到臨,蜂須賀和歌仙需要回地球準備婚禮。因為是兩大家族聯姻,一般人是不能出席,被邀請的都非富則貴。蜂須賀和歌仙動用了私人關係邀請了宗三和青江,本來也邀了清光他們幾人,然而那幾位卻拒絕了。

 

蜂須賀也懂原因,沒有強逼人,至於和泉守身為兼定家的人,說著自己生病不回去,歌仙懶得理他的表弟了。最後只有四人踏上了回地球的小船。船長離船後龍宮城就是交給燭台切管理,蜂須賀他們前腳一走,長曾禰就馬上跟燭台切遞上了離隊申請書。

 

燭台切頭痛地看著申請書上還有和泉守兼定﹑堀川國廣﹑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幾個熟悉的名字,而離船原因是,他們拿了前線戰事出戰的批准。

 

早陣子政府又出戰攻打半人馬星座,主因是發現現在的阿佩普無王狀態,一盤散沙,是一網打盡的好時機。雖說是一盤散沙,但是阿佩普們的戰鬥力仍是驚人,前線死傷不少,一直在招攬新兵。龍宮城上的新撰組因為船長最近的喜事並沒空加入戰事,沒想到長曾禰他們偷偷就去申請了前線的任務,還是以個人名義。

 

「…你們沒通知過蜂須賀吧?」燭台切心知是廢話了。

 

「反正船長不在,副船長批准就好了吧?」長曾禰笑咪咪敲敲桌面,軍令如山,這批准令就是軍令。燭台切無可奈何地給母親下達指令,長曾禰再補充「那邊婚禮這麼忙,就先別太早通知了?」

 

燭台切怨念他一眼,再分配了一艘戰鬥船和充足的武器物資給他們「早日歸隊,這是命令。」

 

長曾禰向他道謝後就領著通行證還有早就打包的行李登船。出發前再次問了身後的幾人確定「你們真的要隨我去出戰嗎?」

 

「我說了吧,打贏了回來我就原諒你辣了我眼睛。」清光塗著指甲油回答,要出戰就沒時間理甲了。

 

「清光去我就陪他。」安定聳聳肩。

 

「我寧願去前線也不想出席婚禮。」和泉守一想到表嫂夫人是誰,就想自殺了。

 

「我可是要照顧你和兼先生啊。」堀川笑笑。

 

「我才不用要人照顧呢…」長曾禰無奈地搖頭,即使他再怎麼壞,這班兄弟都不會放棄他吧。真是的。

 

「在我看來,現在最需要照顧的是長曾禰先生啊。」堀川並沒有說穿,長曾禰對於他的心巧卻是有點心慌,只能道謝就發動引擎準備離開龍宮城。

 

「…甚麼?長曾禰他們離隊了???」婚禮在兼定旗下的五星級酒店裡舉行,蜂須賀接到消息時正是準備好,要跟歌仙出去迎接賓客。

 

「嗯…他們拿的是准許令,我沒辦法阻止。」燭台切的虛擬影像攤手「本來想你婚禮後再告訴你,不過…」

 

「不過?」一股莫名心慌湧現。

 

「前線報告指出戰況突然惡劣,就像是一夜間那群阿佩普有了共同意識對抗,把前線殺了個措手不及。支援軍大部分亦陣亡了。」大概是蜂須賀的表情出賣了他心情,燭台切頓了下來讓他整理一下思緒「雖然我信任對長曾禰他們的能力,但是只有他們的話…」

 

「龍宮城申請出戰,幫我聯繫長曾禰,先讓他們回來。」蜂須賀斬釘截鐵下命令。

 

「…他們把信號屏蔽了,沒有方法能聯繫上。」燭台切最頭痛是這點,一股送死的意味,不然不會急著跟蜂須賀通報。而且算了算時間他們已經在半人馬座範圍備戰狀態「況且現在申請要批准亦需要時間…」

 

一直在旁聽的歌仙突然插話「今天三條家的老爺子有來。」

 

「三日月總司令?」燭台切愣然,雖然知道兼定虎徹兩家出手邀請的都是非富則貴,沒想到連總司令都請過來了。

 

「正確來說,全家也來了。」歌仙替蜂須賀倒了杯花茶。

 

「小狐丸將軍和石切丸將軍也來了?!」說完燭台切才想到,青江會去婚禮自然是因為石切丸也在吧。燭台切馬上歡喜地說「申請的話…直接找總司令本人發批准令就可以了吧?」三日月喜歡熱鬧,小狐丸喜歡戰鬥,這批准令一點懸念也沒有。歌仙不可置否抿一口茶,嘆息「風雅。」

 

「就算我拿到批准令了,龍宮城也趕不及攔住他們。」蜂須賀想龍宮城出戰都只是為了攔下送死的幾位。

 

「我說啊蜂須賀。」歌仙放下了茶杯,笑得像頭狐狸,蜂須賀以為他被鬼上身了。

 

「甚麼?」蜂須賀一臉戒備。

 

「你去逃婚吧。」

 

「哈?!」燭台切和蜂須賀不約而同地喊。

 

「讓青江去找石切丸將軍借他的小雲雀,用小雲雀現在出發的話,你比長曾禰還能早到達半人馬座呢。」小雲雀軍艦是石切丸專用,不敢說全宇宙最快,但肯定是地球科技目前最快的一艘軍艦,是由現在退役的今劍和岩融出資打造,送給親弟弟的生日禮物。之後再改造過幾次,現在不止快,炮彈打擊力能直接炸掉小行星。

 

至於青江和這位大將軍的關係,礙於身分目前是地下情人。想當初青江還是泡吧誤打誤撞碰上去應酬的石切丸,當時青江還沒加入軍隊,不知道石切丸。要知道三條家中的老三石切丸從來低調。事實上想高調也不行因爲下面兩位弟弟太風騷,一個被稱為戰狐之子,一個被稱為月之子,也有人因為三日月美貌稱月下美人,注意力都放在兩位弟弟上面,三條家的老三自然變成神秘人了。所以以青江和他的關係,借艘船不是難事,分分鐘還能借他高級武器。

 

准許令和跑路工具都有了,唯一問題是婚禮該怎麼辦。

 

「放心吧,婚禮的爛攤子我們會搞定。」歌仙從口袋掏出了自己的身分證明晶片卡「你拿著我的卡,在這酒店裡能暢通無阻,去哪裡都可以。長輩們不會吃了我的。」

 

「歌仙…謝謝你。」蜂須賀不知道該怎麼道謝了,歌仙只是眨眨眼「誰叫我是你的好朋友呢,嗯好吧現在是你的好丈夫。」鼓勵結婚對象去找情夫,這種丈夫還能去哪裡找了。推了推蜂須賀「快去吧,我去通知青江,還有拖著長輩們,你先去找總司令。」

 

蜂須賀點頭,從沙發上站起來後,剛剛擔憂不知所措的蜂須賀已經不在了,帶著龍宮城船長的氣勢與自信「燭台切殿,麻煩你先讓龍宮城備戰,我會在半小時內出發,讓我們一起把那些蠢蛋打回家吧。」

 

心知道蠢蛋是指向了阿佩普和脫離了大隊的某幾人,看到已經回復正常的蜂須賀燭台切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好,祝大家順利。」


========tbc=========

评论(10)
热度(50)
© Ridd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