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存放處,n+c相關=
=sweet pool蓉司本命=
==專注蓉司三十年==
=最近刷刀劍,本命三日月=
=刀劍主刷長蜂,小狐三日=
=刀劍CP站小狐三日,長蜂,鶴一期,壓切宗,兼歌,石青=
==沒節操其他CP也吃==
====第五年娃娘====
=日常主戰微博,歡迎來互fo=
=weibo: Riddle_咸魚 =

【刀劍亂舞】抱蛋就跑番外1.2【長蜂+鶴一期】

超久沒更的番外,失蹤了快一年的正恒x

要先看本篇才能看番外惹


本篇:

第一章在 這裡  第二章在 這裡  第三章在 這裡

第四章在  這裡  第五章在 這裡  第六章在 這裡

第七章在  這裡

番外1.1在 這裡


=====================


進入加勒比海已經第八天,蜂須賀能確定正恒在附近了,但總是有種不明東西阻隔了他的感應。這讓蜂須賀不安,難道是被人魚獵人獵走了用儀器隔離他嗎?這樣的話能救出正恒機會甚微。

 

過於擔憂茶飯不思,結果就是難得地病倒了。純種人魚本來身體壯健很少有疾病煩惱,但是按歌仙所說的,兩三天才吃一頓好,下水游一天不眠不休,想撐得住就奇怪了。

 

被禁止下水,找孩子的任務就落在長曾禰身上。雖然長曾禰是人類,但是他是被人魚起死回生得了一半人魚能力的人類,對於正恒他也能感應到一點點,沒蜂須賀的敏感。

 

長曾禰在蜂須賀指出的水域徘徊,跟蜂須賀一樣他能感應出正恒是在附近了,就是有種干擾擾亂了他偵察出方向。難不成是加勒比海地勢問題?回到船上打算問問熟悉這裡的鶴丸。上線後鶴丸和一期都不在,只好問其他人。

 

燭光:沒聽說過加勒比海有干擾呢…

爺爺:干擾?最大干擾是鶴吧哈哈哈

伽羅龍:的確。

爺爺:鶴他忙著帶孩子,他上線的話我再幫你問問他吧

大虎:好的謝謝你

燭光:對了你們的孩子是甚麼顏色的?有目標比較好找?

大虎:呃,沒看清楚他就跑了呢…

燭光:唔…這樣子嗎,蜂須賀的話是金色,浦島是橘色,推測的話那孩子應該都是暖色系

爺爺:但是他們的爸爸尾巴是藍色哦,像天空的藍

燭光:嗯…也是,不過先朝暖色系著手吧

伽羅龍:…走掉的小人魚不會多吧

燭光:也是呢

Fox:…我怎麼記得最近有家人生了藍尾小人魚?

爺爺:哈哈哈不是生,是撿的

伽羅龍:…撿?

燭光:……

Fox:………

爺爺:你們忘了鶴撿了條藍尾小人魚了嗎?哈哈哈怎麼比爺爺記性還差了?

Fox:長曾禰殿??您去找鶴丸確定一下?

燭光:長曾禰殿???你還在嗎???

伽羅龍:…下線了吧。

 

長曾禰不是想下線的,是海上接收不好,信號一下子就沒了。想著鶴丸不在掉線都沒關係,等信號回來了再繼續問吧。現在先去給大人魚煮點開胃菜,不然再餓下去要瘦成魚骨了。

 

於是明明快找到魚的父母們又錯失了一次機會。

 

至於國永號的鶴丸,快要被這條小魚氣死了。正恒學習能力高,不然也不會在流浪時學會了鳥語,跟一期相處短短幾天會了人馬語還有人類說的話,偏偏對著鶴就是不說人魚語。

 

「臭小子你不用人魚語我不給你吃。」拿著烤魚串對著水近族箱裡的正恒,正恒早上沒吃飯現在正午了,餓得在水面跳來跳去想搶魚串,口裡甚麼語都蹦出口,多類語言混合起來毫無難度。

 

但就是沒人魚語。

 

「孩子你是人魚!!你怎麼就不說人魚語啊?!」鶴要抓狂了,明明是聰明易教還是個乖寶寶,怎麼就是不聽他話呢。

 

一期來給鶴丸送飯時就是看到正恒淚眼汪汪盯住魚串,還有可憐巴巴的抽泣,口裡輪流用著不同語言表達自己餓,想吃。

 

「鶴丸殿?!你怎能這樣虐待他?!」餓得都哭了,這是有多餓了,小孩子在發育怎能餓著。

 

「我虐待?!我這是教育!聽話才能吃!」

 

「嚶嗚嗚…」誤以為在吼自己,正恒縮在一期懷裡哭得更厲害了,哭得抽搐,小孩子總是在有人包庇下表現得更可憐。這是鶴丸的想法。

 

「鶴老爺你太狠心了。」習慣照顧弟弟們的藥研都看不過眼。

 

「就是啊,他才這麼小,你怎能這樣對他呢。」亂搶走了他手上的魚串,塞到了正恒顫巍巍的口裡。

 

「好可憐…」五虎退揉著在哭得起勁的正恒尾巴安撫他。

 

「???當初誰說要吃他的???你們那時候又不說可憐??」突然成了惡人的鶴感到莫名其妙,他是好心教導怎麼說得他是後爹似的了。

 

「剛抓上來以為是獵物自然不會想這麼多啊,你會對著牛排說可憐嗎?」鯰尾掏出了口袋的糖果給正恒,正恒吃到了甜的頓了抽泣,咿咿呀呀地抖著尾巴舔糖果,似乎很好奇這新食物。

 

「…有感情了。」骨喰同掏出了糖果給正恒。

 

「別吃太多糖!會胖!」鶴丸忍不住說了「但這樣下去他不說人魚語可不行…」就在鶴丸要點出各種壞處,正恒突然吐出了糖果拼命朝船窗外喊。

 

「趴趴!趴!趴趴!嘛!嘛嘛!」這是人魚語。

 

「哎喲小祖宗你終於肯說了嗎。」鶴丸接過了在蹬尾巴的他,見他還在激動地喊,鶴丸歪歪頭「甚麼趴?你想趴下?」

 

「趴趴!嘛!」

 

「好好好,讓你趴讓你趴。」把魚朝下趴在窗台上,只見正恒不停拍打玻璃窗在喊,激動得整條魚貼在玻璃上仿佛要穿過它。一期感到奇怪,看出窗外並沒有甚麼吸引他的東西。沒多久正恒突然就靜止下來,呆呆地遠眺外面。

 

「趴趴…嘛…嗚哇哇…」看著看著突然又哭起來了,哭得比剛剛餓肚子還厲害,一期以為他還餓,抱起他讓亂去拿多點魚串。

 

手忙腳亂才抱人哄好,到最後都沒人理解他在說什麼。

 

所以說,說人魚語時你們又聽不懂,那幹嘛逼人說!小正恒生氣地縮在水族箱角落,誰都不搭理,連烤魚都氣得不肯吃。

 

事實是當時長曾禰和蜂須賀一起在附近,長曾禰擔心蜂須賀身體所以跟著,而兩人一起的羈絆感應比單獨一人強多了,穿透了結界,以致分別在結界兩邊的人都互相聯上。

 

蜂須賀能非常確定是在這地方,但是礙於結界他只能看到一片汪洋並沒有國永號,感應到卻看不見摸不到,心情焦躁不已。無計可施最後都只能先回新撰組再想辦法。

 

「能做出這隔絕效果的除了信長還能有誰嗎?」長曾禰不禁這麼想,雖說他能確定信長是死透了,但難保會他有殘餘的手下對人魚仍存有貪念。

 

「當時織田號都被我們轟沈了,上面的儀器設備都毀了吧?」還是和泉守親手發的炮彈。

 

堀川指著地圖「這麼多天位置沒變動過,但我們看不出目標,還不如說這情況有點像靈異事件?」

 

「接照大哥和蜂須賀所說,感應出正恒精神狀態很好,我覺得做這事的人是在保護正恒並沒有傷害他的意思?」清光摸著下巴想「像是將他收起來怕被別人搶走了。」

 

「嗯…會做出保護性行為的話會是同類嗎?」安定按這邏輯思考「人魚做的事?」

 

「不,人魚只會將幼崽藏在海底。」蜂須賀解釋,特別是跟人類交配的人魚,懷蛋後就會遠離回到海底育兒。像正恒這種在陸上出生的少之又少,也可能是這原因讓他誤會了破蛋後就能四處奔走「…其實能做到這種隔絕的,除了科技還有可能性。」

 

「是甚麼?」長曾禰在他身後替人擦乾頭髮。

 

「塞壬的結界。」

 

長曾禰頓下了擦頭髮的手「但是住在加勒比海的塞壬不就是…」

 

「是的,鶴丸殿。」

 

「國永號?!」眾人大喊,從來神出鬼沒的國永號,這答案似乎一切都合邏輯了。

 

問題就來了,現在沒信號又沒wifi,長曾禰要怎樣才能聯繫上鶴丸解除結界呢?

 

至於氣飽了的正恒繼續被地獄性訓練人魚語,只是那段小插曲似乎讓他更抗拒人魚語了。雖然他是聰明,但仍是條剛出生沒多久的幼魚,不能仔細表達自己的想法,所以鶴丸和一期都不知道親爹媽在外面急得團團轉。

 

為了照顧這小baby兩人沒空上群組,為了清靜關了手機,更是不知道其他人瘋狂地找他們。

 

所以說現今世代沒網絡是多可怕的事。

 

免得被說是虐兒,鶴丸只能用零食哄人說話,倒是這方法比完全不給吃湊效,碰上喜歡吃的東西小人魚會給點臉子吐一兩句人魚話。

 

吃光了一桶炸薯條,從『吃』到『好吃,喜歡,要吃』,鶴丸才意識到正恒的人魚語其實一樣流利,只是他不知道為什麼不肯說而已。

 

「你是不是在蛋的時候有甚麼童年陰影?」鶴丸在等一期搬新零食過來,抱著正恒唸唸碎,正恒在把玩他胸前金色流蘇掛飾,口中仍是混著各種語言說著「金金,金金漂漂,嘛嘛。」

 

「是是金色好看。」

 

「好看!嘛嘛!」聽到鶴丸說金色好看正恒興奮地擺尾巴,開心地用人魚語,只是鶴丸沒理解出他說的是他親媽也是金色很漂亮的意思。

 

「好像不用我的零食也可以了?」一期捧著快過頭頂高度的零食進房,鶴馬上幫人將吃的放在一邊桌上「你這麼餵他要變胖魚了。」

 

「胖呼呼才可愛啊。」接過了正恒抱到懷裡,正恒在對著零食拍手叫好。

 

「太胖不健康了。一期你這麼寵孩子可不行。」

 

被質疑育兒經驗的一期不愉快了「我家弟弟都是我幫忙養大的,你有意見?」

 

「沒沒沒。」心知道一期平日對誰都友善對甚麼事都沒所謂,一扯上弟弟就固執得像頭牛「…甚麼時候對我也這樣就好了。」小聲吐槽。

 

「嗯?你想被餵成小胖鶴?」這麼說著,鶴丸並沒有發現他指甲又變了變顏色。倒是正恒看到了,抓住他的手喊「變變!」用的人馬語。

 

一期驚訝他的專注力,正恒盯住他的指甲,又摸又抓,怕是看漏了變色過程,但盯了半分鐘都沒再變有點失落。一期笑笑揉他,不是想變就變嘛,他也想變給他看。

 

身為雄性動物對心儀對像被另一隻雄性動物摸著,鶴丸有點不滿他抓住一期的手不放「喂臭小子摸夠了沒。」伸手將一期的手抽出來,手觸上的一秒指甲又變了起來。正恒蹬蹬尾巴拍手「變變!」看了看一期的手,又看了看鶴丸的手,歪歪頭想到了甚麼,指著兩人「打啵啵!」

 

「?????」等等是他們想的打啵嗎?鶴丸和一期額上掛著黑線,哪裡學回來的?

 

「你真知道甚麼是打啵嗎?」鶴丸彎腰湊上正恒點點他鼻子,正恒二話不說就往他臉上啵了一個香吻「啵啵!」

 

「…………」還真知道???

 

「你怎會知道的?」在這船沒有人或魚會有打啵關係吧?咳,雖然他鶴丸國永是有想跟那誰誰打啵。

 

「趴趴嘛嘛。」

 

「哎喲誰家的父母這麼不羞恥在孩子面前親熱了。」鶴丸拍拍正恒的臉。

 

說著正恒回憶起長曾禰和蜂須賀,有點傷感,想起爹媽來了。察覺出他心情低落一期拍著哄他「鶴丸殿…真沒辦法幫他找到父母嗎?」

 

「也不是沒…對哦我忘了拜託三日月幫我發消息了。」

 

「月月?」正恒突然對這名字起了反應「月亮,漂漂,眼睛。」

 

「咦?你認識三日月?」正恒繼續說著月月漂漂,鶴丸摸著下巴再瞅瞅他的藍尾巴,還真有幾分像三日月「老爺子甚麼時候生了沒告訴我?」

 

「你上線問問?」一期拿了棒棒糖給正恒分心地建議。

 

於是鶴丸在一旁用手機上線,看到群組幾百個新消息懶得點進去逐條看,直接私戳三日月。

 

奶爹鶴:老爺子你生了條藍色崽嗎?

爺爺:嗯?崽?

奶爹鶴:我家裡的這條魚好像認識你啊?

爺爺:哈哈哈沒有生,小狐有沒有偷生我就不清楚了

奶爹鶴:那就奇怪了,他還真是說出了你眼裡的月亮?

爺爺:唔…生是沒生,但早陣子幫人養過蛋哦

奶爹鶴:咦?哪家的蛋?

爺爺:蜂須賀的蛋,誒對了你沒看群組嗎?

奶爹鶴:沒有,怎麼了

爺爺:大家在找你,在問你撿到的崽是不是蜂須賀的,他把孩子弄丟了

奶爹鶴:…………你怎麼不早說???

爺爺:我想說但你不停在問我問題啊

 

無法辯駁,鶴丸一口血上群組,再看到了聊天記錄長曾禰說的線索,基本能確認答案了。回了一句要怎麼聯繫長曾禰,組裡的人說他一天沒上群組了猜是信號不好。抓頭苦惱該怎麼辦好,想了下先減弱一下結界好了,不致於讓國永號完全赤裸在海域,至少讓人偵察出方向。

 

才剛減弱,外面就傳來了熟人的歌聲。

 

「嘛嘛!嘛嘛嘛嘛!」伴著歌聲是正恒興奮在一期懷裡蹭動。

 

鶴丸拍拍腦袋,繞了一圈居然是熟人掉的孩子,早知道一開始讓長曾禰找自己就好了。直接關了結界,讓一期跟他一起走到甲板。

 

剛剛在船上和在海裡的長曾禰和蜂須賀還在苦惱怎麼聯繫結界裡的人,蜂須賀在結界範圍外游來游去打算嘗試找脆弱一點的地方,再用歌聲傳進去讓鶴丸發現。但是鶴丸佈下的結界太天衣無縫了,完全找不到破綻,這點只怪當初三日月把人教太好了,名師出高徒。鶴丸也不想回憶當年怎麼被三日月拔光他羽毛地獄式訓練。

 

就在蜂須賀思考要不要索性遊回海底找三日月來幫懷破結界,突然發現結界出現了鬆動,像是卸下了一層防護。沒多想他就先用人魚的傳遞方式,用歌聲表達自己的存在。

 

果然歌聲一響剩下的結界都被卸下了,長曾禰在新撰組船上看著難得一見的奇景,四周環境像被時空扭曲,畫面錯亂了半秒又回復原狀,空空如也的海面憑空出現了一艘驚人的大船,像是魔法一樣。

 

鶴丸和一期已經站在甲板了,鶴丸都還沒來得及打招呼,在一期懷中的正恒一個彈跳興奮喊著嘛嘛嘛嘛,掙開了一期的雙手跳下船。

 

「小心…!」一期抓不住他,船和水面距離有數樓層高的高度,跳下去水的阻力可不是小。

 

噗通一聲掉下水,阻力打上臉正恒還真暈呼呼,頭昏眼花浮在水面,蜂須賀緊張游上前抱住了滿眼蚊香眼的他,激動得要落淚了「正恒,我的正恒。」

 

正恒貼上蜂須賀胸前就醒了「嘛嘛!嘛嘛!」尾巴擺得歡快,雖然他沒親眼看見過蜂須賀的臉,但是蛋的形態時他能簡單感知,例如他會知道蜂須賀是金色尾巴紫頭髮,三日月眼底帶月,長曾禰是黑髮帶金,臉容卻都是模糊不清。所以他破殼到現在才算是真正清楚看到蜂須賀的臉貌。

 

「嘛嘛漂漂。」花痴臉貼在蜂須賀身上,兩眼從蚊香眼變成心心眼了。蜂須賀高興死了抱著他猛蹭「我的正恒也漂漂。」

 

在船上的長曾禰看到父子重逢的感人畫面,眉頭一皺,有種地位不保的不良預感。

 

========tbc=========

评论(16)
热度(95)
© Ridd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