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存放處,n+c相關=
=sweet pool蓉司本命=
==專注蓉司三十年==
=最近刷刀劍,本命三日月=
=刀劍主刷長蜂,小狐三日=
=刀劍CP站小狐三日,長蜂,鶴一期,壓切宗,兼歌,石青=
==沒節操其他CP也吃==
====第五年娃娘====
=日常主戰微博,歡迎來互fo=
=weibo: Riddle_咸魚 =

【刀劍亂舞】白郎傳之一【長蜂白蛇現代PARO】

首先,別罵我開坑x

其實就是個腦了很久的腦洞啦,本身是腦古風但總覺得刀刀古風很奇怪

於是腦成現代paro了

花鳥風月為主的妖怪們故事


p.s 忍不住先寫了兼歌的歌仙篇,因為沒太多長蜂就沒打長蜂tag了

傳送門在這裡歌仙篇

宗三篇也開坑了,在這裡


設定大概是

人類長x白蛇妖蜂

(驅魔)神父壓切x白骨精宗三

狐仙爹x青蛇小青(江)

人類兼x畫中仙(妖)歌仙

三條全是狐狸精(?)

其他之後再補吧,這四人設定是想完的了


======================


最近家附近有一家寵物店新開張。

 

長曾禰是某天下班回家路過才得知,當時只是瞄了下店的櫥窗,看到店內有貓有狗隱約還看見水族箱,並沒有特別注意太多。而且也沒有想到為什麼天天回家同一段路,就只有那天看到有這家寵物店。

 

長曾禰會突然想到這家店是因為剛好家裡的鳥糧吃光了,這幾天都在忙工作並沒有留意。雖說這隻送他的人說是所謂的鸚鵡,從來只是呱呱叫,最厲害就只會說一句Hello,只能當肉雞的存在,肉雞也要養肥才行是不。而且他喜歡小動物,家裡還養了兩隻小刺蝟,虐寵這種事他可是做不出。

 

所以他在印象中的地方打了三個轉也沒找到寵物店,正疑惑是不是記憶錯誤要掏手機搜索附近時,就聽到了身後有嗷嗷叫明顯不屬於人類的叫聲。回頭就見找了半小時的寵物店。拍了拍自己腦袋怎麼記憶不好連眼也跟著瞎了,上前推開了門口,掛在門上的鈴聲叮叮作響。

 

「歡迎光臨,有甚麼能幫你呢?」

 

這嗓音慵懶卻帶了點妖媚,長曾禰看向聲音的主人,對方墨綠長髮束成了馬尾,一片留海擋住了一邊眼睛。半瞇起沒被擋住的金瞳,單手撐著下巴坐在收銀處後,笑眯眯接受著長曾禰打量的目光。長曾禰才意識到自己不太禮貌的眼神「抱歉…請問有鳥糧出售嗎?」

 

「鳥糧…嗎。」那人歪歪頭,從收銀處走出來「是甚麼品種的鳥呢?」

 

「鸚鵡?呃實際品種也沒太清楚,不過普通鳥糧就可以了。」畢竟是別人送的他也沒探究是甚麼品種的鳥。

 

「啊那種鳥嗎…鳥糧是有的,隨我來吧。對了呢,我叫青江,官人怎麼稱呼?」

 

「…長曾禰。」

 

雖說官人能解釋成對男性的稱呼,但這用語還是有點…無視了對方像調戲的眼神和語句,長曾禰隨著人移動,穿過一道門後不禁瞪眼。一個個玻璃間隔像小房間的籠子,沒想到店有這麼大,而且這家似乎不是普通的寵物店,不止有常見的寵物,還有賣爬蟲類動物。長曾禰最喜歡稀奇動物了,路過爬蟲區禁不住頓下腳步。

 

青江走了兩步才發現人沒跟上,見他在觀賞其中一個箱子「哎呀官人喜歡蛇?」

 

再無視了稱呼,長曾禰頗有興趣地看著玻璃後的一條白蛇,掛在假樹上的白蛇仿佛在回視似地用著一雙綠瞳與他凝視「對蛇感興趣。」事實上他是對另類的寵物感興趣,要不是工作太忙,冷血類動物需要花更多精力照顧,他是想養蛇的。

 

「真少見啊,男人會喜歡又軟又幼的,我是說蛇的身體呢。」見長曾禰沉迷地看蛇,青江挑挑眉「要不要放出來給官人把玩一下?」

 

聽到這句長曾禰和蛇一致盯向他「可以嗎?!」

 

「當然可以哦。」假裝沒看到白蛇凌厲的眼神,掏出鑰匙打開玻璃窗朝白蛇朝朝手「乖乖快出來,不然今晚沒雞腿。」

 

語畢後三秒白蛇才慢吞吞地爬出箱子,卷上青江手臂,掛在他脖子上繼續盯住面前的長曾禰。

 

白蛇爬出來後長曾禰才發現這蛇長得厲害,至少有他兩臂長了,因為身體比普通蛇纖幼,剛剛在假樹枝上盤蜷時就沒猜出長度。

 

「要摸摸嗎?」

 

「呃會咬人嗎?」雖說喜歡蛇,但也怕被咬的。

 

青江低笑「你不強迫他不傷害他的話,可是條很溫馴的蛇呢,而且很喜歡人類哦。」邊說著邊戳蛇頭,白蛇搖搖腦袋吐著舌,似乎是通人性。本來就心癢癢想玩蛇,有免費擼蛇機會,長曾禰急不及待就接手了。

 

白蛇如青江所說很溫馴,輕輕卷在他手臂毫無攻擊性,雪白鱗片在燈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長曾禰忍不住摸摸那身光滑,感嘆說道「真漂亮。」白蛇聽見了尾巴晃了晃,長曾禰才發現了某處的鱗片是有一道道像虎紋的金色花紋,用手指戳了戳,白蛇猛然抬頭張咧齒要咬,長曾禰內心一驚沒來得及反應,眼一花手上的蛇就不見了。

 

「哎呀呀你怎麼隨便摸蛇的七寸呢?」長曾禰看向面前的青江,白蛇已經回到青江手臂上,頭躲在青江的衣領裡。

 

「抱歉…」長曾禰沒想到那是蛇最脆弱的心臟位置,畢竟這蛇太長很難估計七寸是在哪裡。

 

青江張口想說點甚麼卻又止,做了個側耳聽的動作後,露出了無奈笑容「我猜客官家裡的鳥也該餓了吧?今天先這樣好了?」

 

「啊對對…」都忘了家裡在餓肚子的小可憐。付款時還依依不捨看著掛在青江肩上的白蛇,不過人家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把頭縮在青江衣領裡不看他。青江見人一步三回頭滿眼渴望,挑挑眉「要是你還想玩蛇的話,隨時歡迎啊?哎喲…」青江吃痛拉開了衣領裡的蛇頭。長曾禰見白蛇又在嘶牙了。

 

「真的嗎?…這樣好像不太好…」白玩人家不給錢過意不去,這裡是寵物店的話,按道理都出售吧?「其實這蛇賣嗎?多少錢?」這下白蛇發出響亮的嘶嘶警告聲了。

 

「哈哈哈…」青江一手拎著蛇一手捂嘴笑,長曾禰不懂笑點在哪,青江笑了半分鐘後清清嗓子「你想買他?可以哦有生意怎麼不做呢…價錢嘛…」青江忍笑想了想「五十兩?哎呀不對…現在的說法是五十元?」

 

「這麼便宜????」震驚這價錢,這價錢買菜做飯也不行了。

 

「是啊…畢竟這蛇一直沒人看上。」青江瞄了瞄已經放棄掙扎的白蛇「吃得多,多虧錢呢…有人想買就最好了。」

 

長曾禰二話不說就買下來了,青江跟他交代了要注意的地方,不多,就幾項。「食物方面的話…」長曾禰打斷了青江「生肉是嗎?專門給蛇吃的小老鼠之類嗎?」

 

聞言白蛇氣昏癱在收銀處上,青江又笑起來「不不不,你吃甚麼就給他吃,他吃熟食的。特別喜歡雞腿。」

 

「咦?熟的?」長曾禰雖然奇怪,但也沒多問,默默記下來。扛著鳥糧和青江塞的一堆,據說是白蛇習慣用的物品和裝著白蛇的小籠子便離開。

 

長曾禰走後沒多久,青江才拍了拍手掌「忘了跟他說名字啊。」歪歪頭「嘛罷了。」愉快地掏出了手機,解開了一條青蛇做桌面的鎖屏,點開了通訊app裡寫著『花鳥風月』的群組。

 

小青:跟你們說個笑話

Skull:黃色勿擾

畫中仙:黃色勿擾

小青:哎歌仙你居然在線?你不是忙搬家嗎?

畫中仙:…別提了,我被困在裡頭,天殺的有人趁我睡覺把我綁起來了

小青:你喜歡玩捆綁這麼刺激嗎

Skull:你被困怎麼還能用手機?

畫中仙:睡前把手機一起帶進畫裡了

Skull:…甚麼你本體裡還能連接網絡?

畫中仙:wifi也行,不費流量

Skull:………

小青:你們別打斷我

Skull:黃色勿擾

畫中仙:黃色勿擾!

小青:我把蜂蜂賣了啦!

畫中仙:?????

Skull:誰這麼倒楣?

小青:一個老實人,反正就是,我終於不用天天給小少爺煮雞腿了!

Skull:塑料兄弟情啊,不就吃你一點點你就把人賣了

小青:甚麼一點點,他每天吃我二十隻雞好嗎,賣雞的以為我是開餐館了

畫中仙:千年兄弟情,竟為雞腿不惜賣兄,到底是人性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小青:我不是人😊

Skull:知道就好了,還有那二十隻雞有一半是你吃的吧

 

距離買蛇那天過了一星期,對於白蛇,長曾禰是真心喜歡的,雖然人家好像不太理睬自己,但長曾禰還是努力地照顧,每天花幾小時跟蛇玩玩嘗試拉近距離,以致家裡的另外幾隻小寵物感到失寵顯得鬱鬱寡歡。所以今天長曾禰是好心把小刺蝟們放出來,本是想給白蛇好好認識一下交個朋友,誰知道兩隻在籠子出來後仿佛相約好前後夾攻白蛇,把蛇嚇得縮在沙發下蜷成一團。

 

手忙腳亂把兩隻小壞蛋關回籠裡,長曾禰趴在地上怎麼哄蛇都不肯出來,伸手到沙發底下抓蛇,就聽見了響亮的嘶嘶聲,怕被咬就沒敢抓了。

 

最後長曾禰去廚房煮了一條雞腿,坐在沙發前拿著雞腿「小虎你不出來我就要吃光了啊?」小虎這名字是長曾禰帶蛇回家後隨便起的,當時白蛇聽見差點要昏過去。

 

「我真的吃了啊?存貨就這條雞腿我吃光今晚你沒晚餐了啊?」說完張口就要咬下去,眼前白光一閃,手上雞腿就沒了。長曾禰笑看著面前在努力嚥雞腿的蛇,真怕會噎住了「慢慢來,不跟你搶了。」

 

確定他嚥下後,再溫柔抱起他,放回有保暖燈的玻璃箱裡。蛇是冷血動物,需要外在溫度幫助消化。吃飽了的小虎蜷在假樹枝上顯得懶洋洋,長曾禰搬了椅子撐著下巴看蛇。只是養了一星期,長曾禰總是沈迷看蛇,這麼形容一條蛇有點詭異,這蛇一直給他的感覺就是對方舉止很優雅。

 

「剛剛對不起了,我忘了刺蝟是你的天敵吧?」雖然很想家裡寵物能和平共處,但是天性這事沒辦法解決的。白蛇似乎是瞄了瞄他一眼,畢竟蛇沒有眼簾做不出白眼動作,長曾禰還是感受到被鄙視了「真是神奇呢總覺得你聽懂我說話…有這麼聰明嗎?」只見白蛇晃了晃尾巴,長曾禰並沒有在意繼續自言自語。

 

蛇並不會像貓狗那樣黏主人或撒嬌,這是長曾禰的認知。但是這蛇超出他對蛇的認知了,養了一段時間後,白蛇總是有辦法從特製的玻璃箱逃獄。起初還怕他爬出家,之後長曾禰發現他倒是很乖家大門打開也不會爬出去,一次兩次也阻止不了逃獄就放棄了。於是變成了每天晚上總有團冷冰冰的東西團在他身上睡覺,夏秋時沒覺得有問題的,到冬天那簡直是抱著一條冰棍睡覺一樣的經歷。

 

前兩天溫度急降,白蛇整天死纏難打地纏在他身上,儘管有暖氣了冷血動物還是會難受吧,長曾禰也由他了。天氣回暖春去夏至,白眼狼的白蛇自己滾回床上,長曾禰去撈蛇想抱抱人家都嫌棄他體溫高拼命逃走。

 

「喂喂你這沒良心的,誰冬天把我當暖爐用了?現在換我想涼快一下你就不理我了?」長曾禰雙手叉腰指著縮在床角落的白蛇「吃我這麼多給我抱一會也不過分吧!」

 

別說得我是出來賣似的!白蛇抬頭吐舌。

 

這天趁長曾禰出門買菜,事實是家裡的雞又被蛇吃光了只好去補存貨,白蛇溜到放在床上的手機,熟練地解開鎖屏。打開了通訊app登出快速輸入id密碼,從剛剛長曾禰抱蛇自拍換成了長曾禰熟睡的臉。

 

白郎:終於能上來了

Skull:可憐的老實人又去買雞了?

白郎:今晚吃炸雞!

小青:甚麼有炸雞?要不是我你也沒這麼好膳宿呢

白郎:你閉嘴🤐

小青:甚麼嘛你這不是挺享受,連頭像也換成他呢

白郎:不然呢?難不成要給他發現手機裡有一堆蛇的自拍?

Skull:…難道你不覺得他看到一堆自己睡覺被偷拍的照片更可怕嗎

白郎:他以為是朋友開玩笑

畫中仙:還真是老實人呢

白郎:歌仙你搬完家了?

小青:他365天有哪天不是在搬家

畫中仙:暫時不搬了

Skull:甚麼?認識了你有800年了第一次聽你不搬家?

畫中仙:住在老熟人家裡了

小青:有誰比我們更熟你了???

畫中仙:祕密

畫中仙:蜂須賀呢?

白郎:?

畫中仙:沒,怎麼沈默了

白郎:你試試用舌頭打字看看?

小青:你可以換個地方打字哦,長長的,幼幼的~

Skull:尾巴

白郎:那和用腳趾一樣難好嗎

畫中仙:反正你快脫完皮了吧,脫完就自由了

白郎:嗯

Skull:哎呀有人捨不得了?

白郎:誰不捨得了!我捨不得雞而已!

小青:大狐狸來找我了,byebye

Skull:見色忘義

畫中仙:見色忘義

白郎:+3

白郎:雞要回來了,回說

Skull:見雞忘義

畫中仙:……

畫中仙:宗三你這麼閒?

Skull:不閒啊在忙呢

畫中仙:忙?

Skull:忙著吃瓜看神父驅魔

畫中仙:………

Skull:哎這魔可厲害了,把小神父甩了上天花板惹

Skull:[圖片]

畫中仙:………

Skull:真好玩

Skull:[圖片]

畫中仙:……………


=========tbc=========


评论(28)
热度(117)
© Ridd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