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存放處,n+c相關=
=sweet pool蓉司本命=
==專注蓉司三十年==
=最近刷刀劍,本命三日月=
=刀劍主刷長蜂,小狐三日=
=刀劍CP站小狐三日,長蜂,鶴一期,壓切宗,兼歌,石青=
==沒節操其他CP也吃==
====第五年娃娘====
=日常主戰微博,歡迎來互fo=
=weibo: Riddle_咸魚 =

【刀劍亂舞】抱蛋就跑4【長蜂人魚paro】

你們以為會有H?

有是有但拉燈了

沒存貨啦!!!!!!!!!!!!!!!後面卡H沒寫完!!!!!!!!!!!!!!

不知道會不會和諧

第一章在這裡

第二章在這裡

第三章在這裡

==============================


從水族館出來後已經是黃昏,蜂須賀回憶了那幾條人魚,感想是他們很可憐。

 

人類的貪婪促成了這種不純正的存在,人工人魚只能圈養在野外是無法生存,也是因為貪婪所以妄想馴服野生人魚。然而人魚為了繁殖問題不得不找人類為對象,引致一直以來他們都被教導成,只要懷上蛋,就該遠離人類,不然會有危險。

 

蜂須賀看上長曾禰後也是抱著這心態,交配確定懷孕就離開他,但是為什麼現在有這想法後內心有種刺痛感呢?

 

長曾禰察覺出他的低落,以為他不喜歡逛水族館「對不起啊,水族館很無聊吧?」

 

「不,」蜂須賀搖頭「挺好。」長曾禰想叫他別勉強,蜂須賀卻繼續說「看到贋品,挺好。」

 

「贋品?你是指人工人魚?」見蜂須賀點頭長曾禰苦笑「這不算叫贋品…好吧某意義上也算是。」

 

「假的,是贋品。」蜂須賀摸著長曾禰在記念品店買給他的一隻金色人魚掛件「他們不開心。」

 

「嗯?人魚們?」

 

「嗯。他們恨人類,怕人類。想離開但是活不了。」蜂須賀心情有點複雜,其實他看不起人工人魚,但是畢竟是同類,感受到他們那種對自己無法控制的命運的絕望,他又狠不下心去輕視了。

 

這只是人類的錯,他們也不想誕生成被偽造出的生物吧,甚至連真正的大海亦沒親眼見過。那種無奈感隔著玻璃他亦能感受到。

 

輕嘆一口氣,只能說,一切都是貪念的錯,貪瀆不該有的,正如人魚不該強求人類能回報相等的情感,一世只有一個伴侶,是沒可能的事。

 

長錯禰自然不會懂他內心所想,看了看天色酒吧該營業了,便帶蜂須賀去酒吧。

 

帶他去的酒吧並不是那些不正經酒吧,只是類似給人們夜間聊天聚會的場所。當然也會有成年人在這裡搭訕後再到附近酒店進行成人活動。

 

長錯禰早就預約好酒店,不過純粹是為了過夜並沒有打算帶人開房的歪念。

 

走了一天蜂須賀已經沒了對人多地方的恐懼,反而引出了好奇心想四處走,這讓長曾禰煩惱怕他跑掉找不到。

 

隨便點了兩杯低酒精飲料,蜂須賀很有興趣地看在舞池跳舞的人。好神奇哦,這腿能靈活成這樣子嗎?他以為只有魚尾才能彎成這角度。

 

不過為什麼這麼多人在這裡跳求偶舞呢?都看不清誰跟誰,怎麼挑伴侶?

 

在蜂須賀理解裡,跳舞和送禮物是求偶的表現。偷偷瞄向長曾禰,見他沒有跳舞的意思,到底是不是為了求偶才來這裡?

 

長曾禰察覺出視線,以為他想下場跳舞「想過去?等喝完飲料再去吧。」

 

「你想我跳?」蜂須賀不明白了,長曾禰不是在追求自己嗎,為什麼到最後這步要自己主動?

 

「你想跳就試試看?我沒關係。」

 

蜂須賀郁悶了,沒關係是甚麼意思嘛,不想和他生蛋就拒絕好了為什麼要花一天時間讓他以為要確定關係了。

 

剛好飲料送來長曾禰沒留意他的心情,把其中一杯推向他「試試,不知道你接受酒精不。很低濃度應該容易接受。」

 

蜂須賀看著那小杯,淡藍色的透明液體意外地吸引他,這清澈讓他想起了自己家的水域,純淨得令人忍不住要嘗。

 

抿了一小口,第一次嘗鮮,輕度酒精刺激感讓蜂須賀馬上停下來。含著的那一口在口中火辣辣地炙燒味蕾,讓蜂須賀不知所措。

 

長曾禰見他反應忍不住低笑「沒事的,喝下去就好。」

 

蜂須賀苦著臉把酒嚥下去,更可怕地那熱感沿著喉嚨滑下去,甚至感受到直達胃後泛開的溫度。接著神奇地,那奇異感像反撲地逆道而上,直奔腦袋。

 

眩暈一剎那湧上,蜂須賀晃晃頭。

 

「喂喂不是這就醉吧?」長曾禰緊張湊上去捧住他的臉頰看他,見他雙頰開始泛紅心知不妙。

 

「你這酒量…太差了吧?」長曾禰拍拍他臉「清醒不?」

 

「清醒。」蜂須賀沒說謊,他意識清醒,但身體有點沈像不太受控制。

 

「唔,算了我們回酒店。」剛扛起他蜂須賀就不樂意掙扎了。

 

「不要…要跳舞。」

 

長曾禰以為他發酒瘋,安撫地說「以後再跳,今天先回去。」

 

蜂須賀情緒低落,以為長曾禰又拒絕他了,氣忿掙開他「我自已能走。」

 

又鬧甚麼脾氣呢?不過長曾禰沒勉強,放下了零錢拉起他的手就帶他離開。

 

到酒店後蜂須賀就窩到床上不理他,長曾禰抓抓頭「我先去洗澡。」

 

快速洗完澡出來見蜂須賀精神抖擻坐在床上,長曾禰以為他酒醒了「要洗澡嗎?能泡澡的。」

 

蜂須賀盯住他,長曾禰一下子毛管豎直像是被捕獵者盯上一樣,拉了拉包裹下身的浴巾「…怎麼了?」

 

蜂須賀忍不住了,每次以為對方接受自己又被拒絕,與其這樣倒不如用青江說的招數,反正懷不上再來一次就好了。

 

於是盯上了半分鐘後,蜂須賀緩緩地張開口,悠悠的歌聲從口中傳出。那是沒有伴奏的音節但傳至腦中後像被經過處理分析,奏成了一章樂曲。長曾禰雙目失神,然後走到床邊躺上去。蜂須賀伏到他身上,歪歪頭想了想。

 

唔…是不是該先脫褲子?人類好麻煩啊還是魚尾好都不用穿褲子。

 

第二天長曾禰醒過來時覺得昨天是不是做了一次千仰臥起坐,他的腰酸軟得動了一下就哀叫,腿躺平都在顫抖。身上還被人熟悉地鉗住腰,低頭一看嚇得長曾禰差點心臟病發作,蜂須賀脫光光地貼在同是脫光光的自己身上。小心翼翼搬開睡得香甜的魚,蜂須賀動了動翻身,然後長曾禰看到他的背,他的光溜溜屁股,還有

 

屁股上曖昧凝固了的痕跡。

 

啊啊啊啊啊啊媽啊他昨天做了甚麼???

 

在浴缸幫蜂須賀清理乾淨的長曾禰全程是想掩面,抹乾淨了又擠了一點出來,昨天他是禽獸了多少回合?當他想替人把裡面的弄出來,蜂須賀很緊張地變回魚體捂住小腹不給弄,長曾禰當他是覺得不舒服就作罷了。

 

誰知道蜂須賀想的是這麼難得灌滿了說不定就有蛋蛋了呢怎麼能挖出來!他昨天多努力才把人炸乾!

 

領魚回船的路上長曾禰都尷尬得不怎麼跟蜂須賀說話,但在蜂須賀角度看以為他不喜歡跟自己睡了。蜂須賀心情郁悶地跟他走,直到上船前蜂須賀扯了扯他衣擺「…你不喜歡…那我走…」

 

長曾禰沒反應過來他的意思,見蜂須賀委屈地瞄向海的方向意識到他說走的意思是回大海,以為是自己哪裡惹人不滿意了「我昨天…抱歉…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補償你…但別離開好嗎?」

 

蜂須賀抬頭眨眨眼「昨天?你不喜歡?」

 

「不…我想我是喜歡的吧?」長曾禰對昨天的事完全沒印象,不過這種事按道理沒有不喜歡的一說?「但是你不喜歡吧…總之抱歉…」

 

「我喜歡?」蜂須賀不解,生蛋多好啊為什麼不喜歡「很舒服。」

 

…該慶幸自己功夫讓不錯嗎?「啊…沒弄痛你就好…」

 

「沒痛?自己動不痛。」

 

……等等自己動?昨天不是自己主動的?是蜂須賀主導?長曾禰嚇一跳想了下屁股沒痛應該是他上魚不是魚上他「不對,你動?不是我動???」

 

「我動,我唱歌你昏過去,我就坐上去自己動。」完全沒覺得哪裡不對的蜂須賀把事實說出來。

 

………卧槽原來是自己被迷奸不是他把人奸了嗎!長曾禰扶牆吐血三升,蜂須賀見他這反應又哀傷起來了「你不喜歡…」

 

「不是喜歡不喜歡的問題啊…是要你情我願…要是我強迫你做那種事你也不會開心吧?」

 

「那種事?」

 

「…就是生蛋的事。」嘗試用人魚懂的詞彙。

 

「好啊!來強迫!」蜂須賀興奮抓住他衣袖。

 

長曾禰再吐血,溝通障礙沒辦法解決的嗎!喊著快強奸我是甚麼意思!「總之!這種事不能在單方面沒意識時做,要雙方同意下才能進行!」先約法三章不然每天早上起床都是被人迷奸完長曾禰想想也覺得可怕。

 

「哦…」蜂須賀有點懂對方不滿甚麼了「回船上再做?不唱歌。」

 

啊啊啊啊啊為什麼這條魚總是錯重點!


=============TBC==============

评论(12)
热度(107)
© Ridd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