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存放處,n+c相關=
=sweet pool蓉司本命=
==專注蓉司三十年==
=最近刷刀劍,本命三日月=
=刀劍主刷長蜂,小狐三日=
=刀劍CP站小狐三日,長蜂,鶴一期,壓切宗,兼歌,石青=
==沒節操其他CP也吃==
====第五年娃娘====
=日常主戰微博,歡迎來互fo=
=weibo: Riddle_咸魚 =

【刀劍亂舞】Déjà Vu【長蜂短文】

短打文,1k8字

靈感源於ギアナ的Déjà vu的歌詞 + 群裡的腦洞

虐向暗墮有

he還是be請自行判

 

歌:

初音x巡音ver: sm29099916

月代彩歌×葉月透子 ver: sm29099959

JubyPhonic×rachie ver: sm29100005

 

詞:

These moments fall apart 時光的崩塌

We've walked this path before 我們曾經走過這的一段

You've said your lines, now it's 你說現在這是你該走的路

Time to play my role once more 再次履行自己任務的時間到臨

And we'll restart 然後我們會從新開始

The cycle again 這一個循環

And we'll restart 然後我們會從新開始

Breaking each other again 再次撕碎對方

 

We're trapped in here  我們被困於此

We're trapped here for good 我們將永遠被困於此

I'm lost in here 我迷失於此

I'm lost in here with you 我迷失於此,與你在一起

Together, through and through 我們會在一起,從此至終

 

(歌詞自翻有錯請見諒【。)

 

Start============================

 

蜂須賀虎徹是把鋒銳堅利的刀。

 

長曾禰一直也知道的。見證過他無數次利落砍斷敵軍的身軀,地上散落的碎片,長曾禰歆羨不已。

 

長曾禰虎徹同是把好刀,他也能截斷敵軍,因此並非敗於實力上,而是他永遠都不能擁有那個真銘的資格。

 

「怎麼了嗎?」長曾禰詢問已經將敵刀攔腰斬斷,卻看著那個氣色奄奄的檢非違士的蜂須賀。

 

「…沒甚麼。」蜂須賀似是回神,提手想將刀收入刀鞘,卻頓住了,再次將刀抽出,朝那電色微弱上下肢分離的敵人往頸上一劃。

 

閃動著不詳藍光的瞳目,瞬間熄滅,最後反映在雙眼中的是蜂須賀迷惑的目光。

 

對著地上刀刃的碎片,蜂須賀輕語「…我覺得…他和我有點相像。」

 

長曾禰並沒有注意到他這句話語,直到不久之後的一天,他親手將手中本體刺入蜂須賀身體裡,感受到他那溫熱的身軀漸漸失去了溫度,再復原為刀刃的冰冷。

 

從自己身上閃耀著藍色的光芒,他才懂了這一切。

 

蜂須賀沒有心。長曾禰聽到審神者的評語只能苦笑。

 

是的,蜂須賀沒有心,所以他從來沒有把目光投放過自己身上,假如蜂須賀有一點點,只是一點點的話,他會知道贋品本能地對他無法抑止,對真品淡淡的思幕。

 

直到蜂須賀崩壞,他仍是沒有心。

 

長曾禰記得那天,蜂須賀早上還在他面前好端端地暗嘲冷諷,浦島一如既往地緩和氣氛。晚上夜戰出陣,被檢非違士分開了兩路,找到人時只見他浴血的背影,還有身上纏繞的紫光。有別於蜂須賀的紫藤,那是讓長曾禰心寒刺骨的顏色。

 

長曾禰問著為什麼。

 

蜂須賀只是靠在他身前說「因為我沒有心啊…我的心在…」

 

碎片散落一地。

 

長曾禰無法相信,是贋品切斷了真品虎徹。

 

也許蜂須賀同時無法相信,只是他無從得知了。

 

同僚呼喚的聲音愈走愈遠,再能聽見聲音的時候他看到自己身處敵軍營中。

 

雙手是熟悉的藍色,映入鏡中的再不是長曾禰虎徹的臉貌。臉無表情,神色僵硬,如機械的雙目,就像沒有了心的人。

 

為何他左胸在疼痛呢。

 

明明暗墮的刀劍不應該會思考啊。

 

長曾禰如常出陣,他碰上了無數審神者,亦毀過無數刀劍,他不會為任何事駐足,沒有任何因素能影響他本能的戰意。

 

除了毀掉每一把蜂須賀虎徹之後。

 

他會小心翼翼地撿起每一把蜂須賀斷刀殘留的碎片,帶回自己的住處後從無數個不可能之中挑出可用的碎塊。

 

又或是從審神者刀解後隨風散落在戰場上的精魄,收集著那少得可憐,也許沒有任何意義的精魂,安放在拼湊成一起的碎片上。

 

日積月累,無法細數的時間,如拼圖地拼出了屬於他的蜂須賀。

 

那是他親手,用著自己唯一能支撐自己,唯一屬於光明中的長曾禰虎徹的思緒,從支離破碎中所復原出的蜂須賀虎徹。

 

但不夠完美啊,他的蜂須賀不會聽,不能言,不會動,亦不會給予任何回應。

 

因為他無心。

 

要在哪裡找上一個能讓死物復生的心呢?長曾禰嘗試了許多可能性,從斷刀的、從尚未氣絕的、從同僚的、甚至從審神者的。

 

被挖出心臟的倒楣審神者,在慘死前似是聽見笑話地仰天大笑「你拼出了一個洋娃娃,卻要從一切不屬於他的強行加在他身上,你是傻子嗎?」

 

長曾禰把他的話聽進去。要找到屬於他的心嗎?但是蜂須賀虎徹可是從來也沒有心啊。

 

也不是的,長曾禰知道還有一個還沒用上。

 

蜂須賀會說話了,亦會思考,他獲得了生命。

 

長曾禰很高興,他的蜂須賀回來了。

 

他的蜂須賀記得以前本丸的時光,記得那一個出陣的晚上,更記得長曾禰本體在自己身體裡時的溫度。

 

他說那是很溫柔的溫度。

 

他說他從來沒有這麼覺得自己完整過。

 

在檢非陣營中所產生的刀劍,最終都是要失去在營地的記憶,如新生地丟落到戰場上,被審神者帶回家。

 

長曾禰害怕,他的蜂須賀不能被審神者刀解,因為那是他花費了一切所拼湊出的心。

 

他在戰場上遇上了一個新任的審神者,手忙腳亂地對上他這一隊檢非違士,在戰後他偷偷地將捂在胸前已久的打刀掉落。

 

如他所期待地看到審神者喜若狂歡的笑臉「我有新刀了!」

 

長曾禰踏進時空轉移的結界時回頭,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紫藤色。瞬間胸口前的空洞都被填滿了似地跳動。

 

再次看到他時蜂須賀虎徹已經是一把鋒銳堅利的刀。

 

他一直也知道的。他的蜂須賀能利落地砍斷敵人,包括了自己。

 

上下軀肢分離倒下的時候,他看到了蜂須賀眼中閃過的疑惑。

 

「怎麼了嗎?」

 

多麼熟悉的聲音。

 

「…沒甚麼。」蜂須賀似是回神,提手想將刀收入刀鞘,卻頓住了,再次將刀抽出,朝著他的頸上一劃。

 

原來是這樣啊。

 

「…我覺得…他和我有點相像。」

 

如此相像的我們,會永遠在輪迴中糾纏,直到時間的盡頭吧。

 

長曾禰勾動了早已僵硬的唇角,任由身體化成了閃爍的光點,金屬的刀刃碎落一地。

 

========================End? Or to begin.

 

 

 

 

Restart=================================

 

敗北的檢非違士在他們離開之後,從叢林中走出了一名歷史修正主義者。

 

他走到被折成幾截的殘骸旁邊。

 

撿起了其中一塊閃動著微光的一片。

 

他將已經因為崩壞而變成了暗金的刀鞘和刀柄拆下,將碎片嵌入了刀莖。

 

那個屬於刀劍心臟所屬的地方。

 

===========And through and through==========

 

 

 

P.S.

這文源於圖七檢非台詞,刀劍男士覺得檢非和自己有點相似

媽這句惹多可怕!原來刀刀從本丸逃脫是去了當條子!早說了當條子比跟審審混好啊!【不是重點

然後群裡說起這個點,就說起撿碎片的梗

靈機一動要是敵大哥撿蜂的碎片會是怎樣的故事呢?

我也有想過換過去蜂撿大哥碎片的,但是要真品撿贗品碎片好像難度有點大伐

 

好了認真一點的PS

不造看懂沒有,其實這故事是一個循環,沒有開始也沒有結局的

要說開始的話,挑一個時間點,大概是暗墮了而又散落分裂出的暗蜂,將碎裂了的暗大哥放到自己本體上,將自己的心和大哥融合了

之後這個融合體會變成正常而帶著蜂的心的大哥,在被檢非收納後再丟落到戰場上被審神者撿走,這時的審神者一定是有正常的蜂在本丸,但這個蜂是沒有心,因為他的心在大哥身上

蜂在戰場上碰上了暗墮後的自己,他知道了真相,自己亦暗墮了

他求大哥解決他,大哥做了,把他殺死了後沒想到那顆屬於自己的心臟亦一起暗墮

大哥成了檢非後因為帶著了蜂的心而留了一絲的理智,一直在拼湊出蜂須賀

為了保持著意志,他把自己那一顆本來就是屬於蜂的心分了一點點給他

最後蜂拼出來了,一個沒有完整心臟的蜂,亦回到了戰場上,被審神者撿了回家

故事又輪迴地開始

 

「如此相像的我們,會永遠在輪迴中糾纏,直到時間的盡頭吧。」正如這句一樣,這樣永無止境的羈絆會永遠地延續下去,直到這世界不再存在。

 

BE嗎?我沒覺得呢,很好很長蜂的結局不是嗎?

 

看完文再看回那一段歌詞,希望能夠更令你感受到那一種無法切斷的糾纏

 

這腦洞太短時間想出來,要是有BUG請見諒

 


评论(11)
热度(27)
© Ridd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