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存放處,n+c相關=
=sweet pool蓉司本命=
==專注蓉司三十年==
=最近刷刀劍,本命三日月=
=刀劍主刷長蜂,小狐三日=
=刀劍CP站小狐三日,長蜂,鶴一期,壓切宗,兼歌,石青=
==沒節操其他CP也吃==
====第五年娃娘====
=日常主戰微博,歡迎來互fo=
=weibo: Riddle_咸魚 =

【刀劍亂舞】抱蛋就跑番外1.1【長蜂+鶴一期】

順手碼了個番外, 是抱蛋就跑本篇後延續

大概是鶴一期會佔一大部分的番外

於是長蜂日發了個鶴一期的XXXX

壓切宗的還沒碼..........江雪還在暴打HSB中沒空放人出來【不

本篇:

第一章在 這裡  第二章在 這裡  第三章在 這裡

第四章在  這裡  第五章在 這裡  第六章在 這裡

第七章在  這裡

====================================


國永號

 

今天的國永號依舊隱身在加勒比海域。傳聞國永號能神出鬼沒是因為塞壬的說法只對了一半,其中之一原因確實是因為船長鶴丸國永擁有塞壬能力畫下隱身結界,另一原因是船隻有著高科技的隱藏技術能躲開所以雷達偵測系統,至於為什麼會能有這麼厲害的技術。

 

鶴丸說「因為我有錢咯。哎喲一期別打我,好好好認真說,我真的是有錢啊!」

 

身為塞壬,海中之霸的混血,算是半個皇親國戚,加上三日月特別喜愛這小表弟,鶴丸最熊的時候還是三日月給罩著才沒被族人拿去烤成雞翅。三日月怕他缺錢餓著時不時送上一大堆海底找回來的寶藏給他玩,這也是為什麼他要把船做得如此隱蔽,不然一艘滿是黃金的船不打劫打劫誰。

 

另一個原因嘛,是因為某次出海救起了一大堆差點被人曬成海馬乾當藥材的藤四郎家,還沒成年的小海馬們太脆弱了,都要好好被保護,一期雖然是大海馬攻擊力不比鶴丸低,但他一個人要保護全家還是太吃力,鶴丸看著心疼呢就更加決定了要把船升級成完全隱匿的神鬼國永號。

 

一期說他還有走失了的弟弟們至今沒找回來,當初為了躲避人類和天敵他們藏在某個海底城,誰料那個城有天被人類發現了,炸毀了之餘還去尋寶。把他們驚慌失措地亂逃,有一部分弟弟就走丟了。

 

一期說起這事就難過得要哭,鶴丸那個心痛啊,就拍拍心口說沒事我替你去找他們回來!

 

從此一期就待在船上,跟鶴丸展開了尋弟之旅。

 

雖然目前只找到11個,還意外找到一期的小叔叔,距離他三百個弟弟目標還遙遠得很。

 

例行下水游玩的藤四郎們今天收穫豐富。為此剛上船回復人身的亂和厚心情很好,蹦蹦跳地跑到某個房間隨便敲了敲就打開門。

 

「一期哥!今天吃紅燒魚好嗎?今天抓了條看上去很好吃的魚。」

 

「嗯?我沒關係吃甚麼都可以。誰抓到大魚嗎?」一期正在房間清洗水族箱,這水族箱是平日讓他們在船上也能泡水用。瞧他們這麼興奮,想著是找到甚麼稀有魚吧,昨天博多還在說著好久沒抓到石斑魚拿去賣,被鶴丸吐槽他還沒窮得要去賣魚的程度。

 

「也不是很大的一條,不過看著很好吃!」亂半瞇眼地舔了舔嘴巴「其實我覺得刺身也不錯的不過藥研說紅燒會更好。」

 

「可以留一點刺身一點紅燒?」一期沒怎麼多想就提議。

 

「對哦也可以!不過是上半刺身還是下半刺身好呢…」厚苦惱地思考,亂就拉著他就跑「都留一點就好啦!不用煩。」

 

「但生吃上半身有點奇怪啊…」

 

一期失笑搖頭,他的弟弟們最近真的太久沒吃好吃的嘴饞了吧…要不明天自己親自潛水找點石斑魚好了。拿著刷子刷了兩刷水族箱才想到亂剛剛說的問題。

 

…會有甚麼魚上下身長得不一樣啊?

 

當一期思考到這問題答案而慌張衝去廚房,正好趕到藥研舉起菜刀往下砍。

 

「等…刀下留魚!!!」藥研被一期突然出現嚇得愣住,一期馬上跑上把乖乖躺在木板上等著被砍的金髮碧眼小人魚搶過抱進懷裡。

 

「你們…怎能吃人魚!」小人魚抬頭看著抱著他的人,看到那頭髮後就啾啾地叫,還不停搖擺著藍色尾巴。

 

「一期哥,人魚為什麼不能吃?不是對身體很好的材料嗎?書上都這麼說的。」鯰尾拿著菜譜不明白一期在緊張甚麼。

 

「…的確是這樣的…」見全部人一臉『就是吧』一期馬上補充「但…但這麼小的你們怎能忍心!而且鶴丸殿在船上你們怎能吃他同類。」

 

「鶴老爺是塞壬混血不是人魚,這不一樣。」藥研很認真地解釋。

 

「我知道…!但他們是近親!」一期見說不動他們有點怒了「現在是不聽我的話了嗎?我說不准吃就不准吃!」

 

被責備的弟弟們露出要哭的表情,都用眼神譴責一期的狠心,亂淚汪汪看他「可是我們都…很餓…」

 

「船上都沒好吃的…」前田同淚汪汪。

 

「鶴先生這是在虐待我們…」平野跟著。

 

「嗚…我都說別吃小孩子…」五虎退直接哭出來了。

 

「…喂五虎退你說錯台詞了…」鯰尾小聲說。

 

最疼弟弟的一期見他們都吃不飽,如此委屈,愈發覺得自己沒好好當一個哥哥,走失了弟弟不說還養不好他們,他自己都要哭出來了「對…對不起…是我不好…沒找好吃的給你們…害你們捱餓…都是我的錯…」

 

「誒?一期哥別哭,不是你的錯!」

 

「對啊!明明是我們太能吃了!」

 

「別…別哭…嗚哇哇…」

 

「嗚嗚…哥哥這就去給你們找吃的…」

 

「不…不用啦…」

 

聽不懂他們說甚麼的小人魚就窩在一期懷裡乖乖地左顧右盼。

 

這班人為什麼眼睛都在漏水?好奇怪。

 

====================================


「你們是說,在海面找到他的?」鶴丸蹲下身看著在水族箱,隔著玻璃同是與他對視的小人魚,小人魚口裡還吐著泡泡示好,鶴丸在外面吐不了泡泡只好朝他笑了笑。

 

「對,他自己在水面浮著睡覺,我們就抓起他了,還一點也沒掙扎。」被推出來當解釋的鯰尾無辜地說明。

 

「…真的沒搞錯嗎?剛出生的人魚都應該被好好保護在海底吧…」鶴丸不能理解地抓頭「我猜他是跟親人失散機會比較大。」

 

「剛出生?他是嬰兒?」一期錯愕這麼大條的魚只是嬰兒。

 

「是的,人魚破殼出來時已經是挺大的一條魚,我看他大概有一個月大吧…」鶴丸敲敲玻璃用人魚語問「小傢伙,你叫甚麼名字?父母甚麼樣子?」

 

本能地聽懂了這語言,小人魚迅速游出水面,露出頭顱對著鶴丸啾啾啾啾地叫,像是在回答他問題。聽得鶴丸一頭霧水,見他啾得起勁又不好意思打斷他,等他啾完了「…你這是甚麼語言呢?」

 

「不是人魚語?」一期走上前,小人魚一下就躍出水面跳到他懷裡,一期接住了他揉了揉那頭金色短髮。

 

「你哪有聽過我像鳥啾啾叫的…」鶴丸黑線地想了想,似乎這小傢伙真學錯了語言跟鳥一起叫了。

 

「那怎麼辦?」一期拍拍在揪他頭髮的小手。

 

「他把你認成親人啊…你頭髮顏色和他魚尾像。」鶴丸沒好氣的湊到小魚面前再用人魚語說「我要教你說話,要乖乖聽話知道不。」

 

「啾唧!」

 

鶴丸失笑,一期歪歪頭建議「不如你變本體教他?」看著像同類容易親近點吧?

 

「你忘了我本體是飛鳥?我不是魚呢,要是讓他更誤會了人魚是鳥就糟糕。」鶴丸嘆口氣「我先發個消息問問附近有沒有人走失兒童吧。」

 

====================================

 

「…大哥,你確定我們沒走錯路?」和泉守看著定位系統指向的方向愈來愈遠離原來所說的地方,忍不住問了。

 

「蜂須賀說感應到是這邊,應該不會錯了吧。」雖然長曾禰同樣不懂一條小魚怎能這麼能游。

 

「長曾禰先生!蜂須賀先生回來了!」

 

長曾禰將船交給和泉守,自己走出駕駛室,就見坐在甲板上接過堀川給的毛巾在擦頭髮的蜂須賀。蜂須賀對他搖搖頭,神情難掩失落。

 

這一個月蜂須賀每天都出去找寶寶,雖然沒找到但是因為和後裔的特殊羈絆他們間有著感應,每一次蜂須賀回來都能指出新方向。

 

長曾禰上前拿過毛巾替他擦,堀川看了看就機靈地溜走。

 

「你真的沒搞錯嗎?再往前就是加勒比海了。」

 

「沒有,我肯定。」這個月以來不眠不休地尋找,蜂須賀顯現出疲態了,長曾禰也察覺出他消瘦不少。

 

「但是…一條幼魚獨自游到加勒比海?難度太高了吧。」長曾禰無法想像這是多好體力還有多幸運才能平安無事地游了半個地球的路程。

 

「我的正恒就是厲害。」說到這點蜂須賀帶點驕傲,尾巴還不自覺地晃來晃去。

 

「是是,要是乖一點更好。」一破殼就離家出走這孩子回來也該教訓教訓。沒理會蜂須賀的怒瞪將他抱起「現在你先去睡一覺。既然是要去加勒比海,我去問問鶴丸能不能幫上忙。」

 

自從上次大戰織田號後大家建了個群組方便聯絡,沒想到這麼快又要麻煩人家了。

 

大虎:鶴殿在嗎?

奶爹鶴:在

大虎:不好意思啊,我有點事想拜託你,虎徹號快到加勒比海域了,能見個面嗎

奶爹鶴:啊最近不太行,比較忙抱歉

大虎:哦哦沒關係不打擾你了

奶爹鶴:要是我空閒一點了再聯繫你吧,不好意思啊

大虎:沒關係啦

蠟燭.jpg:鶴你這名字是怎麼了

爺爺:爺爺正想問呢

奶爹鶴:沒甚麼最近在養奶娃有點忙

Fox:一期生了?

神使:誰生了?要我祈福嗎?

奶爹鶴:哈哈哈哈是哦生了個活潑熊孩子,多可愛!

伽羅龍:像你吧

奶爹鶴:勉強說像一期多點,顏色的話

蠟燭.jpg:????真的生了???

一期:才不。

 

長曾禰隨手回了個恭喜就沒再看下去了,他在苦惱沒有鶴丸幫忙的話在完全不熟悉的海域能怎麼大海撈魚。

 

要是他早知道真相又或是留在群組晚三分鐘才鎖屏,大概之後不會白走了一大段冤枉路。

 

此時的鶴丸發了張偷拍照發到群組。

 

相片裡的一期在房間的大水族箱裡,半人半海馬身的他懷裡窩著一條睡得香甜的金髮藍尾小人魚。要不是尾巴不相似,這麼一看真的像兩父子。

 

群組裡的人都在讚小人魚可愛,特別是三日月不停地讚那尾巴長得夠強壯鱗片好看,父母一定是血統優良的人魚。

 

就小狐丸在思考,為什麼總覺得哪裡不對。

 

然而根本沒人聯想到一條剛出生的人魚能跑了半個地球還幸運地被熟人撈了上船。

 

被偷拍的小正恒翻了翻身,口中唸唸有詞說著夢話。

 

於是一期發現了另一個問題了,他說的可是海馬語。

  


===================TBC================


P.S. 這孩子長大了後成了一個偉大的翻譯家【不

评论(17)
热度(90)
© Ridd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