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存放處,n+c相關=
=sweet pool蓉司本命=
==專注蓉司三十年==
=最近刷刀劍,本命三日月=
=刀劍主刷長蜂,小狐三日=
=刀劍CP站小狐三日,長蜂,鶴一期,壓切宗,兼歌,石青=
==沒節操其他CP也吃==
====第五年娃娘====
=日常主戰微博,歡迎來互fo=
=weibo: Riddle_咸魚 =

【刀劍亂舞】獸 番外【長蜂 獸人/人獸PARO】

神奇地在存貨找到這半篇的番外,毫無記憶甚麼時候寫的...

反正都有半篇了就填了下半段


大哥視角的番外, 一大半部分是本篇的劇情, 少許新增新劇情

看過本篇也造雷點了吧?

***有生子, 浦島是兒子, 有二胎(二胎是本篇結局啊)***

另外結尾有少量壓切宗


之前的章節:

1 點我

2 點我

3 點我


================================

長曾禰很怕孤獨。

 

在他一生中佔據了大部分時間的是蜂須賀,然而在沒有蜂須賀存在的那段快被遺忘的時光中,烙印在腦海中的是母親被捕獵者槍擊的陰影,母親在逃亡中途筋疲力竭倒地後仍不忘用身軀覆蓋他。當時只有他一頭獸,不懂母親一動不動的意思。

 

他一生最幸運的是沒多久就被救援到保育園。

 

對於蜂須賀一開始他真的當成母親角色,畢竟一頭奶獸沒有成年的雌獸照顧下一定無法生存。他無法信任任何人,唯獨蜂須賀。對於這點他很堅持,一定要讓蜂須賀照顧自己。

 

被抱進家時長曾禰知道目標達成了,他能無時無刻都和這位『母親』生活。他很興奮,甚至興奮得在舔咬蜂須賀胸前的工作證。蜂須賀無奈地關上家門,站在大廳中央猶豫了下,然後將他放到地上。

 

他已經按捺不住要馬上四處闖蕩屬於自己的新家,蜂須賀喊也喊不住,他就直奔到某個房間前,猛然上方一個黑影掉落還帶著威脅的嘶叫,長曾禰只是頭幼獸,沒反應過來額上被抓上了。

 

「青江!!!住手!!!」蜂須賀驚叫,長曾禰吃痛驚惶地後退,躲到跑上來的蜂須賀腿後。蜂須賀將他抱起來,他馬上嗚叫蹭在他懷裡。

 

「青江!這是你的新家人,不准打人!」長曾禰從蜂須賀懷中偷看施暴者,卻見一對異色發亮的光點在對住他,嚇得又縮回去。

 

這黑貓是在這個家最長久的住客,對於新的入侵者黑貓對他充滿了敵意,同是貓科動物長曾禰以為能和人好好共處結果卻被這脾氣暴躁的貓揍得片體鱗傷。當然當長曾禰長成大貓後青江就沒再敢挑釁,不過在這個家仍是青江才是老大。

 

每天身上臉上都有新的傷痕不過長曾禰不介意,只要他能和蜂須賀待一起甚麼事都變得不重要。現在長曾禰回想起當初青江常突擊還有各種挑釁,其實是為了令他保持在野外的警惕性,每次攻擊都不痕不癢不過每次過後長曾禰就學懂怎麼躲避或是回擊。蜂須賀似乎也懂青江的心思,見他天天頂著新傷,不過沒大傷就由他們了。

 

除了青江外長曾禰小時候最怕的其實是長谷部。長谷部一般喜歡獨自待在屋中的一角,很少跟他們有交流。狼很排斥外來者入侵自己領土,對於長曾禰,長谷部並沒有太大的敵視,只是有時候感受到被監視的眼神長曾禰會有一種惡寒。

 

晚上長曾禰會蹭著蜂須賀一起睡覺,蜂須賀也懂幼獸需要陪伴都會主動領他上床。有天半夜長曾禰被尿意鬧醒,他還記得上廁所的話要去專用貓廁,上次沒忍住撒了在飯廳被蜂須賀抽著耳朵罵,那隻叫宗三的鸚鵡從此多學了個詞彙,『尿尿禰』。

 

立刻跳了下床衝去自己的廁所,解手完回房間。抬頭看著那張是還是小小一隻的自己幾倍高的床。嘗試了好幾次都跳不上那高度,不想打擾蜂須賀休息,只好委屈的嚶了聲就走出房間。

 

蜷縮在沙發上,半夜氣溫下降了好幾度,寒風吹過長曾禰再怎麼將自己包緊都抵不住寒意。打了個噴嚏,長曾禰抬頭,嗚嗚地想找青江求救,卻發青江早就溜出家玩耍去了。

 

突然角落傳來了聲低哼,長曾禰看過去,是一對青綠發亮的雙瞳。野獸夜視能力好,自然看到是睡在軟墊上的長谷部。長曾禰還是怕,以為是嫌他吵,縮了縮不敢再發聲。然而長谷部張開了身再喊他,長曾禰歪歪頭,在懷疑自己有沒有理解錯誤。

 

互盯了數秒後長谷部不耐煩地再喊,長曾禰這下二話不說跳下沙發跑到他那邊,蹭到野狼柔軟的毛皮裡。滿足地嗚嗚叫,野狼溫柔地舔了舔獅虎獸,將自己蜷緊一點。

 

第二天早上蜂須賀睡到自然醒,正奇怪怎麼長曾禰沒有把他叫醒做飯,起來發現床上不見小貓。走出去後找了找,然後在角落看到睡得香甜的兩貓一狼,青江張眼瞄了瞄他,又再睡回去。蜂須賀笑了笑,便去廚房準備吃的。

 

漸漸長大以後家裡的動物沒再把他當孩子,雖然長成有近半個人大的他仍是孩子期。每天青江的突襲和長谷部靈活的攻擊都給他不少訓練,有時候蜂須賀帶他到大貓園和別的貓科玩耍,在那裡認識了新朋友,長曾禰覺得生活很滿足,要是蜂須賀不要跟其他人親密就更好了。

 

跟在蜂須賀身後的長曾禰盯住新來的妹子在請教蜂須賀,已經好幾天這樣,今天還上家門了。瞧著妹子愈貼愈近長曾禰不耐煩地吼了吼,妹子嚇一跳躲在蜂須賀身後。

 

「長曾禰。」蜂須賀不滿地拍了拍他,轉身過去又是對妹子細言細語。長曾禰不高興了,他不知道為什麼不高興,大貓不高興的結果就是離家出走。

 

同是不滿的有青江,於是長曾禰背著青江趁蜂須賀出門就溜走了。

 

青江對離家出走經驗豐富,指示長曾禰一路跑都沒被發現,直到要穿過某個壁洞時問題才出現了。

 

「為什麼你要吃這麼多長這麼大!」青江在撞那個被卡在洞口的屁股槽罵。

 

「我本來就這麼大!」長曾禰塞在洞不上不下剛剛好卡住,折騰了半小時腰都被磨破皮。

 

「太大會進不去好嗎!」長曾禰一個孩子可是聽不懂黃腔。青江有點慌著不如回去找人幫忙好了,要出走不急於一時。

 

就在兩貓一喵一嗷對罵下旁邊跳出了個黑影,青江嚇一跳怒吼毛都被炸起,黑影淡定地走出來「…你倆是怎麼回事?」

 

「長谷部來得好,幫我把這胖貓踹過去!」

 

「我不是胖!!!」

 

「…………」長谷部要是人形的話現在額上都是黑線「…蜂須賀急著找你們。」

 

「急著找肥貓吧。」青江嘖鼻。

 

「我不是肥!」

 

青江一抓抓上他屁股長曾禰痛得大嗷。長谷部實在不想跟他倆說太多,抬頭舉天長嗚。

 

「長谷部你個叛徒!」青江怒了,他知道是蜂須賀派他來找他們,狼的鼻子可靈敏了。

 

「你覺得不喊人來幫忙能救出他?」長谷部走過去看了看長曾禰的情況,還真是卡得剛剛好。

 

青江想著要不要趁機跑,在猶豫的期間蜂須賀已經趕到來了,見著青江馬上看出了他舉動「再跑以後別回來!!」青江不忿地喵嗚坐著不動了。

 

最後蜂須賀喊人來把那磚牆拆了才救出長曾禰,抽著兩貓耳朵回家訓話,歌仙在一旁沒幫話。

 

「要是給別人知道你跑掉了會用上槍你知道嗎?」蜂須賀這次真的嚇到了,青江還好只是家貓,長曾禰可是肉食性大貓,失蹤會令園區進入戒備狀態。

 

長曾禰低頭聽著,然後蜂須賀再指著青江「好端端的教人離家出走,這三星期沒燒魚吃了!」

 

青江喵喵喵以示不滿,蜂須賀沒理他,蹲下來跟長曾禰平視「我知道你們出走原因,以後我不帶陌生人回來了,別再任性知道嗎?」

 

長曾禰想說他不是不滿陌生人進家門,他是不滿陌生人跟蜂須賀走太近。他不喜歡,明明應該是只能對他這樣子。

 

「你這叫妒忌。」

 

長曾禰不懂,長谷部再解釋「你想佔有他一個人不讓人碰到,成了你所有物是嗎?」

 

「…感覺像把蜂須賀當成獵物。」

 

「是有點像。」灰狼盯著在逗貓的鸚鵡「但是獵物是為了填飽肚子,你這種不會把人吃下。」

 

「不過這不是好事,你永遠得不到回應的。」

 

長曾禰有點失落趴在地上,如果他是人就好了,是人的話他可以理直氣壯不讓人跟其他人一起,對他說我只想你身邊有我一個存在。

 

直到成了獸人,他終於懂這種感情是叫喜歡。因為喜歡所以妒忌。只是要理直氣壯地阻攔蜂須賀跟別人一起還是有一段距離。

 

變成獸人一刻他想對人說出心意,卻發現蜂須賀逃跑了。他慌忙地跑遍了整個園區都找不到人,回到家青江和長谷部才說出送了蜂須賀和歌仙離開。

 

長曾禰馬上帶上兄弟們走出園區尋人,蜂須賀在外面無法生存的,他不能再一個人了。

 

當和泉守說嗅到兩人氣味,長曾禰好似能理解幼時離家出走時蜂須賀的心情。

 

抱住人的那種失而復得,他發誓這輩子都要把人拴在身邊,不論甚麼方式。他用盡方法待他好,把一切最好的給他,成為老大也是為了能爭取更多好的物資和權利。

 

宗三說你這是勢在必得呢,有想過蜂須賀的選擇權嗎?他這性格不能逼,逼太緊會逃走。

 

確實蜂須賀在逃避,甚至有時候為了逃避而不接受他提供的物資。沒關係,他能等。終有一天會看到自己的誠意。

 

第一次肉體接觸讓長曾禰覺得自己仍存有希望,也許他只是害羞不接受,也許他只是覺得想讓自己再努力,也許他是…

 

也許他是不接受你是頭獸。宗三毫不留情地說出來。

 

長曾禰失落地蜷縮在留了蜂須賀味道的被單,是的,他知道的,自己和人類的差別,即使有人類姿態和他們終究不相同。蜂須賀眼中只有獅虎獸的長曾禰,並沒有屬於人類能喜歡上的長曾禰。

 

不然他不會讓自己去找雌獸發洩。

 

宗三瞧著獸沒精打彩的,搖搖頭離開。

 

這傻貓,蜂須賀那性格會承認喜歡才怪呢。

 

為了逼蜂須賀承認他們一群獸演出了一場戲,兜兜轉轉總算讓人坦誠了。長曾禰覺得從沒這麼開心過,能夠以伴侶身分待在他身邊,長曾禰歇盡了所能將他保護好,他默默地對天發誓不論發生任何事都不會讓蜂須賀離開自己。

 

但是他沒想到兩人間會多出了個孩子,還是不屬於自己的孩子。聽著燭台切說蜂須賀懷孕,長曾禰腦海一片混亂。自己沒有孩子他是知道的,從來沒有計較這件事。

 

甚麼時候和自己以外的人一起過了?是不是一直都有喜歡的人跟自己一起只是為了生存?會不會從接受他開始時就是謊言?

 

無數的質疑要逼瘋長曾禰,才會說出要把人干到屬於自己的荒言。沒想到被蜂須賀知道後反應大得逃到左文字家去。打聽回來後蜂須賀說怕他傷害孩子。他會逃是因為心虛?

 

難道他不知道即使孩子不是他的他都不會傷害人半分嗎?為什麼不信任他?是要離開他了?

 

他不想孤身一人啊。

 

發狂地變回獸體衝到左文字家裡,被長谷部和青江拖延下蜂須賀被送到去孔雀園,他當時理智盡失還要闖孔雀園,最後是被在孔雀園一直守著的小狐丸打暈扛回來。

 

他太激動無法變回人形,被清光等人關了在大貓園裡。暴躁得在猛撞圍籬,身上添了不少傷。幾天後體力消耗過多終於安靜地躺回貓園的某樹下。

 

這和蜂須賀遺棄他時情景一樣。長曾禰不懂為什麼人類的信心如此薄弱。

 

因為他們想的比我們複雜,顧慮的事情也比我們多吧。離開了貓園回到家裡,青江溜了回來看貓。

 

「為什麼你懂這麼多。」明明都是貓,自己好像甚麼事都不了解。

 

「因為我是老貓。」拍拍長曾禰的頭「現在呢,你讓蜂須賀自己來找你比較好,況且三日月爺爺護人護得要緊,你要去找人都不會成功。誰叫三日月最喜歡孩子呢。」

 

長曾禰很聽話一直耐心地等,間中讓清光他們去探望人回來告訴他蜂須賀的情況。聽到他們說蜂須賀經常疲累要睡眠休息,長曾禰就去收集大家換毛期的毛,跟宗三學會了編織,親手織了一條毛氊送給他。

 

想著能找個日子親手送人,卻傳來了保育園被被外來的獅群攻擊。蜂須賀待在孔雀園會更安全,於是拜託了清光去轉送毛氊,暫時別讓蜂須賀出來比較好。

 

沒想到這一場戰爭讓他損失了半個園區,因為獅子老虎投敵後他們更是節節敗退。畢竟他們不是野外長大,戰鬥經驗不足。被逼退守到草食區,長曾禰知道最想見的人就在附近了,甚至能嗅出他的氣味來。

 

他忍不住了,沒理會青江和宗三勸告偷溜進了孔雀園。溜進去時守護住的小狐丸看到了他,他伏下身態度平和,小狐丸警告了他之後就放他進去。

 

再次見到蜂須賀,長曾禰以為他會驚惶逃走,又或是忿怒要他離開。然而蜂須賀只是很冷靜地與他對視,直到他把視線放到那個已經突出的肚子上,蜂須賀才戒備起來。

 

他瘦了很多,精神也不好,孩子不乖嗎?還是說在擔心保育園的安全?用獸形身體將睡過去的人摟緊,試圖傳遞安全感給對方。這期間蜂須賀對他的警備少了,雖然還是對他不理睬,不過歌仙說那是因為他患了產前抑鬱。長曾禰不想他心情更糟糕,比起當獅虎獸時更乖,知道蜂須賀喜歡自己獸態一直沒變換回人。

 

再之後帶蜂須賀逃離保育園,其實他還可以戰鬥,但是他怕來不及帶蜂須賀離開,所以他先逃了。路上被堀川發現蜂須賀的不適,還好宗三及時出現領他們到瀑布後暫避。

 

生產時他嗅出了屬於蜂須賀的血液氣味,心中第一次如此驚惶失措,蜂須賀要他離開,他聽從了,在洞穴外聽著他忍耐的痛哼,還有歌仙青江藏不住的慌張安撫聲,無一不把長曾禰神經緊繃得厲害。

 

長曾禰安慰自己生孩子痛是正常的,有血也正常的。

 

當蜂須賀轉回豹體發出的呻吟,長曾禰按捺不住了,衝進去後看到的是已經快奄奄一息的蜂須賀。

 

去他的正常!長曾禰急躁地舔舐快失去意識的蜂須賀。

 

他把內心要說的話都說出來了。

 

孩子是誰的都沒關係,從來沒要打算咬死,生下來了再組成家庭,回去就把保育園搶回來要寶寶健康長大,反正自己不能生孩子喜當爹多好。

 

他現在已經不是一頭純粹獸了,他是一頭有人心的獸,他懂得如何抵抗本能,如何適應這顆心,要成一個像人類的獸,總要長大。

 

這一切都是為了要留在你身邊啊,你怎能又一次拋離我讓我再次一個人生活。

 

「沒事了,生下來了。」歌仙將孩子交給青江,替昏過去的蜂須賀檢查一下,大概是獸體關係回復力比人類強,血都已經止住。只見長曾禰在低鳴伏在蜂須賀身上,眼眶旁的毛都濕了,像是失去了血親的樣子悲鳴。這時候才想起其實長曾禰還是一頭幾歲大的大貓。

 

上前揉著他毛茸茸的腦袋安撫著,畢竟都是保育園裡工作過,歌仙揉貓手法不比蜂須賀差。長曾禰被揉得冷靜下來,還不自覺把頭湊過歌仙身上蹭了蹭,旁邊被他養大的和泉守卻不高興了,低聲吼了聲,沒等長曾禰反應過來就先被歌仙打了巴掌「吵甚麼,閉嘴。」被打了的和泉守氣呼呼的跑到洞穴外趴著,堀川看到了就靜靜蹲在他旁邊。

 

被打也活該嘛。堀川搖了搖尾巴。

 

被安慰過後的長曾禰幫忙照顧孩子,這孩子愈看就愈順眼,忍不住要親近,而且過了幾小時睜開那雙本來瞇起來的眼晴,一雙祖母綠和蜂須賀如出一徹,似乎是因為看清楚這個世界第一眼見到的是長曾禰,孩子特別親他,比蜂須賀還親。蜂須賀氣得不輕,身體沒回復只能咬尾巴洩憤。

 

內心想著要把蜂須賀和浦島保護好,讓浦島平安長大,再次成功把園區奪回來。耍了點小手段接了蜂須賀回家,再次能和他住在小屋裡長曾禰無比滿足。

 

浦島長到三個月大時換成了獸體,看到他是帶著半隻獅虎獸的特徵,長曾禰那一剎那比重奪園區更激動,手上剛煮好的菜全摔了。

 

「你知不知道現在食物多珍貴?!這麼浪費!」蜂須賀指著激動得變回獸體暫時無法成人的他又再指著一地的菜怒罵,長牙期的浦島窩在他兩腿間在啃他手臂,毛都被咬濕了「浦島放口!去咬你的磨牙棒!」

 

「嗷嗚。」

 

再之後的日子平靜得出奇,跟草食區動物聯合維持了園區安全,肉食區的提供戰鬥力防禦,草食區的提供偵測和戰策。漸漸無分肉食區或草食區,兩方動物和平共處。大家似乎也懂了團結才是最大的力量。

 

長曾禰不用巡視的時候會帶蜂須賀和浦島在園區附近確定安全的樹林散步,有時候就待在園裡三人安安靜靜地睡上一天。

 

每次替人舔毛的長曾禰終於覺得,他有一個完整的家庭,不再孤單了。

 

和睦得讓長曾禰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下次再有我叫光忠把你閹了信不信?」

 

長曾禰夾住腿縮在沙發上,被警告不准用獸體賣萌求原諒「但是,發情期你也沒忍住啊…」

 

「閉嘴!!!」

 

蜂須賀拿著驗孕棒罵了一個下午,直到浦島咬了他褲腳一臉楚楚可憐餓壞的樣子才停下來。

 

三個多月後,避免了再有危險拜託了燭台切割腹生產,生下了一頭漂亮帶著豹紋金瞳的小雌獸。

 

大家才發現這可是大貓園第一隻雌獸呢!被當成小公主寵的小獸,身為乾爹的歌仙就提議名字為乙姬。全部人之中就浦島最喜歡小乙姬,整天護住人不給陌生人接近。

 

不過小乙姬幾乎是帶著一頭雪豹的所有特徵,長曾禰和蜂須賀特別頭痛她喜歡飛簷走壁的習慣。浦島是三個月才有獸體問題不大,乙姬是出生就是豹型,到兩個月大時經常跳來跳去回個神來就不見了豹。

 

有一次是被上廁所的三日月發現她鑽到馬桶裡玩水,摁住鼻子把臭貓帶了回孔雀園,一期好心看不過眼替她洗得香噴噴才交還給蜂須賀;有一次是跳到樹上找到在睡覺的石切丸,蹭了到石切丸懷裡就一起睡到晚上,半夜才被石切丸帶回家;一次是差點就跑出了園區,還好剛好被巡邏的大俱利發現,及時叼了她回來,那次把蜂須賀氣得關她在房間三天不准出房門。

 

又一次走失了孩子,幫忙尋豹的宗三從樹上飛下來後轉回人形「青江找到她了,在路上。」

 

「…麻煩你們了。」

 

不到十分鐘就看到一頭黑貓叼著一頭白色小豹子脖子艱難地朝他們跑回來,把豹子放下地後青江甩了甩毛變回人「…再過一個月我就叼不動她了,和長曾禰一樣是隻小胖貓。」

 

「都說了我不胖。」抱起了乙姬免得被蜂須賀揍貓。

 

「那叫虛胖。」宗三拍了拍乙姬的頭「倒是你們想想辦法別讓她整天跑掉?」

 

「總不能關籠子的。」蜂須賀極度頭痛這隻活躍症兒童,這尿性和長曾禰關在育兒室裡時一樣搗蛋。

 

回家思考了下為什麼長曾禰之後會乖了卻不得其解。

 

「因為有你在,我就乖了。」

 

聽到當時人的答案,蜂須賀自動過濾了情話的意味,靈機一動第二天去問兩棲區借了一隻小龜。

 

「以後這是你的拍檔了,他叫龜吉,要好好照顧他知道嗎?放口,不准咬。」蜂須賀將小龜放到乙姬面前,怒瞪了下又想要咬龜的乙姬。乙姬嗷嗚嗷嗚歪歪頭伏下身跟龜吉交流去。

 

每次乙姬想跑出去時總是要等龜吉一起走,不過龜吉步行速度,總是等到在一旁睡過去。

 

蜂須賀十分滿意自己的機智「果然幼獸需要物件轉移注意力吧,就像那會你只對著我,自然沒精力去破壞了。」

 

「不是啊…不是你不行。」

 

「那是當然的,傻貓做不到的事呢。」

 

「我意思是我…」

 

沒等他再解釋蜂須賀就變回豹體湊過去用身體把兩隻幼獸包起來,免得他們著涼,長曾禰無奈這個愈來愈沒情趣的伴侶。

 

長曾禰看了看又等著龜吉而睡過去的乙姬,還有一起睡的浦島和蜂須賀,嘆口氣變回獅虎獸蹭了過去。蜂須賀睜眼替他舔毛,長曾禰半瞇眼地享受服務。舔毛是貓科動物交流感情的方式,從舔毛中似乎感受到蜂須賀對他剛剛那句話的回應。

 

嘛算了,他覺得蜂須賀是難為情才假裝聽不懂吧?瞧瞧他都為了掩飾臉紅變回豹子了。

 

沒說穿他,長曾禰現在懂得人類複雜的情感,更是懂了口不對心的蜂須賀。要學習當一個人類,就更要懂得如何了解自己伴侶不讓他難堪。

 

滿足地回舔,然後躺在地上開始今天的家庭午睡。


睡前輕聲用貓語說了那句一直想對人說的話,以後你身邊都會有我在。


蜂須賀耳朵抖了抖,卻沒有睜開眼。

 

在二樓曬日光浴的長谷部慵懶地瞄了瞄這一家人。站在他頭頂的粉色鸚鵡啄了啄他的耳朵,長谷部低吼甩了甩頭,晃得頸上的羽毛項鍊叮叮在響。鸚鵡飛到他肚皮旁邊,低頭找個位置就蹭了進去。

 

長谷部想翻過身,宗三咕咕地叫警告他。長谷部無奈就不再動,怕把鳥和肚皮下的『東西』壓扁,長谷部微微地拱起腰。

 

毛茸茸的肚皮下隱約能看到一顆白白的,圓滾滾的蛋。

 

…所以為什麼孵蛋的是我啊?

 

強逼孵蛋了一星期的長谷部仍然覺得莫名其妙,卻又無奈地繼續乖乖聽話趴地催眠自己入睡。

 

一屋子和睦,春意綿綿。

 

啊,說起來春天也快到了呢。

 

長谷部陷入昏睡前迷糊地想著。

 

===============TBC===============
P.S 補一張爺爺在廁所撿到乙姬的圖, 不造原圖哪裡的, 圖侵刪




當時看到圖我哈哈哈哈了好久啊HHHHHHHHHHHHHHHHH

评论(16)
热度(116)
© Ridd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