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存放處,n+c相關=
=sweet pool蓉司本命=
==專注蓉司三十年==
=最近刷刀劍,本命三日月=
=刀劍主刷長蜂,小狐三日=
=刀劍CP站小狐三日,長蜂,鶴一期,壓切宗,兼歌,石青=
==沒節操其他CP也吃==
====第五年娃娘====
=日常主戰微博,歡迎來互fo=
=weibo: Riddle_咸魚 =

【刀劍亂舞】Lilith【長蜂】(完)

先說一點,這腦洞本身沒cp是原創,之後私心地修了細節改成長蜂版本,性格ooc了不負責【喂

大概是故事結局後才是正文真實性格但不會填下去了,再開坑要被打死x

故事圍繞聖經,但不是神學向的文,反而有點科幻向【。

我個人不信神,如果你是基督徒,看文前請三思,看文要是感到不快請諒解,拒絕任何關於宗教與科學解讀的撕逼()

最後給解釋一下腦洞細節

然後長曾禰和蜂須賀這兩名字到很後面才出現,請不要誤會看錯cp了x

沒性轉沒反攻,注意一下他﹑她和衪大概開頭就會猜得出誰是誰了,大概x

人的名字只是代號…對神來說沒意義的,但是神的名字,不能隨便給人知道,要是對方知道是神+名字,就能操控衪


*Lilith莉莉絲是亞當的第一個妻子,因為覺得男女該平等而跟亞當吵起來也跟神吵了,還喊出了神的名字(據說得知神的名字就能讓衪成自己僕人),最後離開伊甸園去紅海跟魔鬼生子,成了夜之魔女(請別把某個人代入夜之魔女形象x)*


===================


起初,神創造天地。

 

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稱光爲晝,稱暗爲夜。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

 

神說,諸水之間要有空氣,將水分爲上下。神稱空氣爲天,這是第二日。

 

神說,地要發生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並結果子的樹木,果子都包着核。神看着是好的。這是第三日。

 

神造了兩個大光,大的管晝,小的管夜,又造衆星。就把這些光擺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管理晝夜,分別明暗。神看着是好的。這是第四日。

 

神說,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鳥飛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神就造出大魚和水中所滋生各樣有生命的動物,又造出各樣飛鳥。神看着是好的。神就賜福給這一切,這是第五日。

 

神說,地要生出活物來,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事就這樣成了。神看着是好的。

 

神說,我們要照着我們的形像,按着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

 

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衆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

 

這是第六日------

 

(摘自聖經創世紀1:1-31)

 

==================

 

莉莉絲從來沒有想過他是從何而來,世間奇妙的一切,又是從哪而生,因為那都是他的神創造的。他無比信任著衪。

 

他擁有的、觸碰的、感受的,都是他的神所賜。

 

從他有感知開始,他就存在伊甸園。神賜予了名字,讓他管理一切生靈,教導他一切知識。

 

他全心全意地聽從神的旨意,神是無形的,只有回蕩耳中的聲音陪著他,但是神說衪是按照自己的樣貌造他。能和神擁有一樣的外貌,他第一次感到快樂的情緒。直到神要休息,沒了衪的陪伴,世間只有他一個人。莉莉絲嘗試尋找,卻沒有生物能與他交談,漸漸另一種陌生感受浮現。

 

神說那是寂寞。然後從他身上取去了一部分,做出了另一個『人』。與他有細微的差異,沒有他壯碩的身體,比他柔弱纖細。

 

那是亞當,你的妻子,你的女人,你要保護她、愛護她,因為她是你的伴侶。神是這麼說的。

 

亞當會聽從莉莉絲,聆聽他說的話,與他交談,溫柔地順從他。但是莉莉絲卻覺得自己和她還是有不一樣的地方。亞當從來不會反抗神所說的,更不會提出疑問,比起像『人』,更像是會說話會動的石頭。

 

亞當的存在後神出現的時間更短暫,神要他們生兒育女,要生養眾多。

 

於是更多的人被造出來了,他們像亞當一樣順從。莉莉絲用著神教導過他的,帶領他們,組成了一個有規模的群隊。他們建造家、種植、養畜、交流、創造了文化。那是社會的初形。

 

每天進步的人們,逐漸忘記了神的存在,唯獨莉莉絲仍然掛念著賜予生命的衪。

 

直到某天在狩獵的時間,他遇到了衪。

 

神沒有欺騙他,衪是按照自己的模樣造人,神擁有著跟他的妻子亞當的容貌。唯一差別是,亞當是黑髮黑瞳,衪是高貴的紫羅蘭與如山洞中的祖母綠寶石;亞當是女人,衪是無性別卻是有著屬於男性的身體。

 

那天起神就留在地上,莉莉絲許久沒感受到的愉快充斥內心。衪與他們交流、生活,默默地看著他們,卻沒有如當初般領導莉莉絲地教導人們。人們總是敬畏衪,祟拜衪,只敢在距離下接觸衪。然而衪對待莉莉是特別的。衪會主動親近他,與他共處、共住。

 

時間的流逝對於神是沒有意義,同樣對於莉莉絲與亞當,他們看著人們生老病死,生育傳承。隨著時間轉移莉莉絲對神依賴與重視超出了能想像的程度,每當看到神與亞當談話都會感到不快,甚至做出了將神帶到山裡只剩兩人獨處的行為。

 

「嫉妒。」在山上找不到出路而要露宿一晚,神看著莉莉絲輕嘆出他沒聽見過的詞彙。衪告訴他七種罪惡。

 

莉莉絲愧疚了,他更是害怕神會因此拋棄他,將他逐出伊甸園。神只是笑笑讓他自己懷裡「誰也犯錯,知錯能改。」

 

當晚他在衪懷中睡了過去,半睡半醒之間聽見了衪跟衪的對話。莉莉絲知道的,神不是止有衪一個,也許是兩個或更多,從前總會碰到過衪對天上說著他不明白的話句。

 

「…沒有,實驗品狀態良好。…嗯。…等一下長曾根,告訴我出去的路……甚麼?…混蛋…」

 

莉莉絲很聰明,甚至比亞當更聰明,因為莉莉絲會自主思考。明白到七宗罪後他悄悄地藏起了那一點點的心思,假裝成沒有被沾染的莉莉絲。

 

然而內心空虛感愈發愈大,直到某一天他終於按捺不住,對神犯了罪,沒得到衪的同意,他親吻了衪。神第一次露出了平淡以外的神情,意外地並沒有拒絕,卻是莉莉絲第一次看到衪疑惑。

 

神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不是嗎?

 

是…也不是。

 

莉莉絲比衪更疑惑了。沒有被責罵,甚至能感覺到衪比以前更親近自己。莉莉絲對於衪仍存在敬畏之心,只敢做出一次的越距行為。第二次是衪主動,衪將他叫到身邊,手指在他臉上徘徊,輕觸他的唇瓣,手掌放在他的眼簾上,莉莉絲的睫毛輕劃衪掌間。

 

在唇上有更柔軟的觸感前,他聽見了「…你是完美的。」

 

他跟神做了只會對亞當做的事。那是夫妻間才會做的行為,為了當初神吩咐要生養眾多的傳喻。

 

那算是夫妻了嗎?

 

「不知道呢…」神再一次回答不出,莉莉絲沒有再追問只是伸手將衪擁入懷裡。亞當乖乖地待在他們身邊,等待神的吩咐。

 

他再不觸碰亞當,神亦沒有再說要他們生養的指示,莉莉絲以為他們會這樣一起直到時間停止。

 

曾經莉莉絲問過為何亞當跟衪是一樣的貌樣,而他並不是。衪只說人需要多樣性,不能劃一。某天的清晨莉莉絲看到了答案。另一個衪來到了他們的屋前,叫來了神。那位是和莉莉絲一模一樣的衪,衪是金髮,而莉莉絲是黑中帶金。

 

「跟我回去。」

 

「…不。」

 

「這是命令,跟我回去。」

 

「不。」神冷漠地回答「憑甚麼命令我。」

 

「憑我是你哥哥!」金髮的衪激動地伸手將衪扯到面前「蜂須賀你瘋了嗎?對實驗體產生感情?」

 

被喊為蜂須賀的衪靜靜地看向衪「他是我親手造的,為什麼不能有感情?」

 

「你就用這方法報復他嗎?」

 

「你想太多了,長曾根。」

 

那天金髮的神帶著忿懣離開了。神沒有對莉莉絲解釋那是誰,亞當從來不會提出疑問,這事像是他的夢並沒有發生過。

 

直到某一個晚上莉莉絲與衪身體交疊過後,在喘息中他問「…長曾根是誰?」

 

黑暗中只見那雙在月光下閃爍的翠綠對上他金瞳,莉莉絲以為他不會回答「…造出亞當的衪。」

 

「衪是你的誰?」

 

翠綠又只是靜靜地投向他,沒有回應。莉莉絲垂眸掩蔽住失落,只好問出另一個問題「…蜂須賀是你的名字嗎?」

 

「是的。」

 

「那我能…」想想這是一種褻瀆,便沒有再提出請求,然而衪似乎是笑了笑,彎起了綠瞳「可以。你可以喊我蜂須賀。」

 

蜂須賀,那是他的神的名字。莉莉絲用著無比虔誠的神色,伏身親吻衪的手背「我愛你,蜂須賀。」

 

「我也愛你。」

 

莉莉絲知道的,神愛世人,但是莉莉絲沒有勇氣問出衪對自己的愛是否因為那位長曾根而存在。

 

蜂須賀留在地上的日子長久得莉莉絲快遺忘衪是從天上來的,所以到蜂須賀說要暫時回到天上,莉莉絲並沒有思考衪離開後將會影響有多大。習慣性使人懼怕,思念更是令人痛苦。

 

他沒有碰過亞當,每天的思念讓他無法專心工作。身邊的人們逐漸逝去,沒有了神和他的領導新生的孩子許久沒再看到過。

 

某一天莉莉絲聽見了神呼喚他,抱著歡喜去迎接,神卻說因爲他的錯所以令人們沒法繁衍。為了彌補罪過他要跟亞當育出足夠的人們。

 

莉莉絲拒絕了。神責罵他不聽從旨,人將會因他而滅絕,如此沈重的罪孽他將不能留在伊甸園生活。

 

從來沒有被神責怪過的莉莉絲只是對著天問了一個問題「你把我的蜂須賀藏到哪裡去了,長曾根。」

 

地面震動,天上落下火炎。第一次的神怒摧毀了伊甸園以外的地方。莉莉絲被神驅逐到紅海,讓他在寸草不生和魔物為伍自生自滅。神再造出了夏娃陪伴亞當,繼續繁衍後代。

 

莉莉絲再次看到蜂須賀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蜂須賀說到處尋他,找了千百處都沒有他的蹤跡,以為他死了在紅海。

 

莉莉絲掛上笑臉,帶著衪到自己建造的家,還有向衪展示如何跟魔物和平共處。看到一切後蜂須賀感嘆「你果然是完美的。」

 

蜂須賀說不會再離開了,要跟他永遠一起。只要跟他在一起,就沒有神再能滅世。之後蜂須賀跟他說了許多以前不知道的事。

 

衪說,這世界不是衪的世界,衪世界是比這裡更高近遠,所以能隨意創造和毀滅。衪在天上一天,這裡如過了百餘年。衪是跟另一個衪造出這裡,這是衪們的工作。

 

衪說,創世、觀察和記錄每一天,乏味。所以衪們造出了許多無限性,也摧毀了許多無限性。衪們能輕易地造出生命,卻也能隨手將災難降臨毀滅所有,對世界進行大清洗。

 

衪說,紅海裡的魔物都是衪的孩子,只是次造品不能留在伊甸園。曾經有更多不完全的孩子,半獸半人的,人形卻是獸心的,人形卻沒有心的…只有莉莉絲是完美。

 

衪還是很想念曾經一個叫女媧的孩子,可惜最後還是被否定被刪除。

 

衪說,當初造人時,該是衪做女人,長曾根做男人,但是長曾根急躁也欠缺創造力,說是用自己的模樣造人。長得像長曾根的女人啊…被蜂須賀阻止了就換成女人外貌是蜂須賀,男人是長曾根的。但是長曾根造出了不會思考的亞當,衪造出了如自己一樣的莉莉絲。

 

衪說,長曾根是衪的哥哥。

 

「你愛著他嗎?」莉莉絲這次有足夠的勇氣問出曾經苦惱不已的問題。

 

「愛,但跟你的不一樣。」

 

莉莉絲像是滿足了的小獸瞇起金瞳,把自己蜷縮在衪懷裡,頭髮被輕撫,那是只會對他一個人做的事,其他人連觸碰衪的手也不被允許。有時候蜂須賀會滿足他想獨佔神的慾望,說那並不是罪,不是壞事。因為衪也會有這想法。

 

蜂須賀讓他換個新名字,莉莉絲是當初隨意提起的代號,他該有一個新名字。但是他只聽過幾個熟識的名字,因為只有他和亞當才有被賜名。

 

莉莉絲不想成為亞當,所以他問能名為長曾根嗎?

 

蜂須賀手頓下了輕撫,片刻輕嘆說不好,我就喚你成長曾禰吧。

 

他陪伴了蜂須賀許多許多的時間,看著人們智慧開發,不再是像當初的亞當的木納,而擁有了自我意識,蜂須賀說他的哥哥終於妥協將人改造了。人們演化出了文明,世界劃分,擁有各自文化,蜂須賀感到安慰。

 

然而在人身上總是會發現有不能修改的錯失,清洗不可避免。每一次滅世前蜂須賀像是能感應及時帶長曾禰躲在世界某個角落,安靜地等待過程完成。完成後重新面對新世界,有如只剩他們唯二的活物。無數次的清洗和重造,造就了最後的人類。

 

一次又一次,直到人類的十四世紀。

 

融入了人類社會的兩人,那一天長曾禰如同平日出門工作,出門前一刻蜂須賀拉住了他。他回頭看到了衪許久沒出現過的疑惑。

 

「怎麼了?」

 

蜂須賀鬆手,晃晃頭「沒甚麼…總有種不好的感覺。」

 

長曾禰只是輕吻他的額,說著回來時會給衪帶著街尾那個小攤衪最愛的小吃。

 

然而他帶回來了的,是連身為神也沒辦法挽回的悲劇。從那天起有部分的人身上出現奇怪的腫塊,鼻會莫名其妙地流出鮮血,手和腿浮現出黑斑,起初沒被在意。先是街邊的流浪者、小販,然後是家裡的人。接著被染上黑斑的人一個接一個死亡,如同死神的烙印。

 

他們稱為黑死病。

 

瘟疫迅速地蔓延,人心惶惶。從第一個人死亡蜂須賀已經知道是新一輪的清洗,這次突如其來的清洗他的哥哥沒有事前通知他,在他意識到再帶長曾禰離開已經為時已晚。

 

在離開的路上長曾禰向衪展露出了手臂上不起眼的黑點,那一刻蜂須賀第一次感受到了絕望。在這裡他無法為他改變任何事,要是回天上時間卻不允許。長曾禰只是帶著他到山裡的某一處,像當初第一次想獨佔衪時帶衪走到山裡一樣。

 

七日六夜,蜂須賀對他說了第一天到第六天的創世故事。

 

第七天的清晨,長曾禰睡在他的懷裡,了無氣息。

 

長曾根找到蜂須賀時,他正在親手埋葬他。

 

「…我不知情。」背對著他跪坐在沙石的蜂須賀冷靜得太可怕,長曾根不得不先解釋「是他做的,所以我才…」

 

「我知道。」蜂須賀撒上了最後的一層土,站起來面對長曾根後,他才發現他臉上爬滿的淚痕「我知道的…」

 

神賜福給第七日,定為聖日。神歇了他一切創造的工,就安息了。

 

這是第七日。(創世紀2:2-3)

 

大清洗並沒有如那人的期待將人類滅絕,相反在多次的大屠殺生下造就了堅強的生還者。物競天擇,是神明都沒有預期的結果。殘餘的人類一直努力地演變、進化,堅韌的生命力,神也無法再輕易干擾。

 

蜂須賀沒有回去。只要他存在這世界,就沒有誰能摧毀他親手創造的一切。

 

==================


公元2205年-

 

神也需要吃飯,特別是現在這個現實只談錢的世代,身為神的蜂須賀向現實低頭去找工作。

 

然而應徵時居然被說沒有學歷沒有工作經驗,處處碰壁。

 

蜂須賀額上太陽穴不自覺地顫了顫。

 

無奈地只好報讀了專校,還好身為神他還可以改動一下外貌,不用成超齡學生。他會選這間學校,是因爲他的屍骨被葬在此地。

 

這天下課他走到學校的停車場,在某一個角落蹲坐下來。

 

「…你知道嗎,我數學小測居然差點不合格…」蜂須賀對著地面喃喃自語「被喊了去補課…太丟神臉了…我不怪你當初連多少隻羊也數不清的錯了…」

 

不知道唸了多久,身後站了個人也沒察覺。那人猶豫了許久,才小心翼翼地開口「…這位同學,你還好嗎?」

 

蜂須賀聞聲回頭,看到了身後的男人,黑髮帶金、金瞳。蜂須賀先是一愕,下意識喊出「長曾根?」

 

被喊的男人同是詫異「你認識我?…啊你是我的學生嗎?」

 

蜂須賀才意識到這不是他的哥哥。

 

多年以來的人類總是對生命有各種揣測,前世今生,投胎轉世,這些都只是人類幻想而生的說法。

 

會出現那種相貌與先人相似的情況,只會是因為他的哥哥又缺乏創意和懶惰,把用過的外貌臉模,或按現在的說法,臉的基因,放在同一人身上了。

 

只是誰都好,用上這張臉就很過份了。

 

蜂須賀忍著怒意站起來,沒有回答他的話就從男人擦身而過。倒是對方被這怒氣沖得感到莫名其妙,伸手攔住了他「同學,問而不答這很沒禮貌。」

 

蜂須賀再看向他,對上他的金瞳後就冷漠地撇開臉「對陌生人沒必要回答吧。」

 

「…你是哪個班的?叫甚麼名字?」當了幾年老師第一次被學生如此對待。

 

「問別人名字時不是該先報上自己的?」

 

男人再一次詫異「你剛剛不是喊我長曾禰嗎?」

 

「…你是叫長曾禰?」

 

「對,長曾禰虎徹。」

 

「………」蜂須賀有一秒的恍惚,然後比剛剛更深的怒氣冒出,長曾禰被一驚手臂抖動了一下。蜂須賀撥開他的手就走過。

 

「喂!」太可疑了。這次長曾禰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臂,蜂須賀被刺激了地奮力甩開他「別碰我!贋品!」

 

「贋品???」被罵得一頭霧水,長曾禰懷疑他是精神病患者混進了學校,要是這樣學校太危險了,更決心要抓住人。手再攥緊他手臂,拽住他走「不告訴我名字就跟我去教務處。」

 

「…放手!」

 

「別要我動粗。」

 

「放…好了我叫蜂須賀!可以了嗎!」

 

「…蜂須賀?」

 

長曾禰默默重複了他的名字,帶著熟悉的音調。蜂須賀停下了掙扎。

 

「喂…喂喂喂別哭?…好了好了不去教務處…蜂須賀是嗎?哎?怎麼…別哭…」

 

神在歇後觀看世界,照着自己的形像尋覓。繁多衆生中尋回衪的血肉。


神看著是好的。

 

這是等待了的第八日。

 

========END==========

 

造人的那天小劇場:

長:甚麼都實驗都做過了,人頭蛇身獅身魚身,好無聊啊…嘿要不我們做個虎頭蛇身的?

蜂:不要。

長:那不如狗頭人身?你不是喜歡狗嗎?

蜂:(猶豫)不要。

長:我想到了,魚頭人身吧!

蜂:請你住手。

長:蜂須賀,我跟你說,做神呢要一點勇氣,和一點創造力,你這樣是當不了好神的。

蜂:請你住嘴。

長:好了好了做個跟我們一樣的好了吧?一男一女,不設生命限期方便長期觀察。

蜂:(思考)可以考慮。

長:那我造女人,你造男人。檔案名字,嘛隨便了吧…你的叫亞當,我的莉莉絲吧。

蜂:嗯。

長:…設定好了。外貌啊,直接用我們的就好了不用煩對不對?

蜂:嗯。等等,誰用誰的臉?

長:我造女人自然是女人用我的臉啊。

蜂:請你立刻住手!

 

==================


解說:

其實呢故事是這樣的

兩位科研人形生物(?)是更高次元的生物,為了做生物實驗,在三次元製造了地球,之後做出了很多奇怪生物,次元問題在上帝視角時間不等於地球,有點像天上一天地上百年,而且沒有死亡的說法,但是做生物時會把生命期設上限來控制實驗品

聖經其實就是實驗記錄/報告,創世紀說的一天是等於地球100年了

做了一堆耍著玩似的東西(半人半獸的生物實驗,事實上我們世界很多古文明都有這類生物的圖騰記錄),一個不高興了就能reset似地把地球生物重洗重新開始實驗,在上帝角度是reset重新開機而已,但在地球角度是各種滅世瘟疫天災

然後又一次清洗,長曾根說不如做人吧,他做女人莉莉絲,蜂須賀做男人亞當。長曾根懶癌發作用自己臉造人,但蜂須賀無法想像一個長曾根臉的女人是多可怕,於是換成女人用的是蜂須賀臉模,男人是用長曾根

檔案名字不能改,只好讓男人用莉莉絲名字了

然後長曾根懶癌繼續發作,造了不會思想的女人,好讓自己控制實驗品

但蜂須賀不贊同,所以他造的莉莉絲是唯一有自主思維的生物

之後是正文,經歷過許多次的滅世大清洗,每次清洗前長曾根會事前提醒蜂須賀讓他帶長曾禰離開避世,清洗後一點點修正人類基因,最後造成了現在的我們(看聖經你會發現開始時人類壽命過千歲的,之後才開始縮短,這是慢慢修正的結果)

長曾根很疼他的弟弟的,即使知道了蜂須賀愛上了實驗品都沒阻撓(雖然一開始生氣地把長曾禰扔了去紅海,紅海是放置失敗實驗品的地方),只是最後還是被爹知道了

這個爹不是甚麼好人x例如蜂須賀說過他喜歡的女媧也是爹下令銷毀

知道說兒子跟實驗品戀上,氣憤放出了瘟疫(黑死病當時死亡人數把歐美洲減少了1/4-1/3不等,許多人說成神怒甚麼的,天主教也大受打擊)

nnnnnnn年以後再次碰上長曾禰

事實上是哥哥心疼弟弟,按照長曾禰的原型修改基因放到他身邊

結果蠢弟弟卻覺得那個只是贗品

長曾根:我能怎麼辦啊我也好絕望啊

 

說起來黑死病是1384年,故事到2205年中間隔了857年,天上一日地上百年的話,剛剛好是第8天,正好銜接了內文的七天創世呢

至於文中開始到快結尾都是用他和衪(神專屬),直到長曾禰(莉莉絲)死後,我才將衪換成他,意味著甚麼自行感受吧(喂




评论(7)
热度(36)
© Riddle | Powered by LOFTER